王春琳:与对虾梭子蟹乌贼打交道的养殖专家

图片 1

图片 1

山东青岛市一年一度的渔业资源增殖放流活动本周将启动,青岛市海洋与渔业局透露,今年要向大海中投放近10亿单位的渔业资源品种。这么多的鱼虾蟹苗从哪里来呢?本地育苗企业能满足需求吗?昨天,记者到位于城阳区上马街道东张社区的康胜良种养殖有限公司探访,发现这里的虾苗已长大到了1厘米,完全能够满足放流的要求。

当你在餐桌旁享用膏红味美、营养丰富的梭子蟹时,你也许不知道,作为人们常见的水产品之一的梭子蟹,曾因过度捕捞与海水污染,其在自然状况下的资源几近枯竭。你之所以还能尽情享用这种海鲜,这与一个科研团队十几年默默无闻地付出分不开。这个团队就是以宁波大学生命科学与生物工程学院王春琳带领的“三疣梭子蟹人工育苗、养殖与加工技术研究”科研团队。2008年,王春琳教授主持完成的这项成果荣获了浙江省科技进步一等奖。

记者赵杰

王春琳说,这项成果是团队合作的结晶,我仅仅是其中一分子而已。

发布

刚毕业的时候他养的是中国对虾

今年增殖放流10亿单位

1986年,王春琳从浙江水产学院毕业后就留校了。不过这留校不是在课堂上当老师,而是在水产学院所属的水产育苗场做技术员。育苗场位于鄞州横山竹头,当时养殖的是中国对虾。

记者从海洋与渔业部门了解到,为了持续恢复渔业资源,今年青岛市将继续向大海中投放近10亿单位的鱼虾蟹等渔业资源品种,海水放流水域主要选择胶州湾、灵山湾、鳌山湾、崂山湾、唐岛湾等海域;淡水水域主要选择莱西湖、尹府水库等大型水库。之所以选择这些区域,是因为其水质条件符合国家渔业水质标准,自然饵料生物丰富。

育苗场听起来有点神秘,其实是在海边室内建了几排水泥池的厂房。育苗需要一个等待的周期,这个约半年的周期有时候显得很漫长,其过程既显得单调重复但又不能掉以轻心,这是对人耐心的一种考验。王春琳一开始还真不能适应,但日子长了,也就习惯了。

根据规划,今年胶州湾放流中国对虾2亿尾,灵山湾放流梭子蟹650万只,牙鲆80万尾,金乌贼20万只;鳌山湾放流中国对虾2亿尾、日本对虾6500万尾,梭子蟹650万只,魁蚶3000万粒;崂山湾放流梭子蟹2000万只,海蜇2500万只,牙鲆120万尾;唐岛湾放流牙鲆60万尾;莱西湖放流鲢鱼40万尾、鳙鱼40万尾;尹府水库放流鲢鱼60万尾、鳙鱼60万尾;以上为青岛市渔业部门的放流任务,此外,省海洋与渔业厅还将在青完成3.5亿单位的放流任务。放流渔业资源各品种的总量达到了10亿单位。

育苗的第一步是选择亲体——就是挑选健康有活力的雌雄对虾作为父本母本。繁殖季节,对虾交配后,雄虾就不要了,要捞出来,雌虾单独养起来。越冬的时候,还要把雌虾养到室内的水泥池里,以保持一个合适的温度。小虾苗出生以后,在成长过程中需要用不同的饲料来喂养,不能混淆搞错。这期间,还要注意育苗池的水质,要经常换水。王春琳说,这些事情看起来都是婆婆妈妈的,似乎很少有技术含量,但做起来就能看出一个人有没有经验。譬如换水,放水口需要一个网箱,防止虾苗随水流走,这是一般人也想得到的;但水不能放得太急,这往往容易被人忽视。其实水一急,虾苗吸附在网箱上,会受到损伤。很多时候,是用虹吸管把脏了的池水吸走,而不是简单地打开闸门一放了之。如果说,书本是知识,那么育苗场这些细细碎碎的活就是一种技术,知识与技术结合起来,育苗和养殖才会有较高的成功率。

根据《山东省渔业资源修复行动增殖站管理暂行办法》,山东省(2012年-2014年)省级中国对虾、日本对虾、海蜇、三疣梭子蟹渔业资源增殖站中标单位中,青岛市有11家单位。其中,省级中国对虾增殖站有4家,分布在胶州湾和旗子湾;省级日本对虾增殖站共2处,分布在崂山湾和古镇口湾;省级海蜇增殖站共2处,分布在崂山湾;省级三疣梭子蟹增殖站共3处,分布在横门湾、崂山湾和胶州湾。除此之外,我市还有十几家市级渔业增殖站。

水产学院所属的育苗场当时有点像校办工厂,也要讲经济效益。育苗成功了,就要技术推广。一开始,私人育苗场因为没有经验不敢接手对虾育苗,这就需要聘请技术员进行技术服务,当技术顾问。那个时候,王春琳觉得压力很大,因为去私人育苗场当技术顾问,经济收入是与育苗成功率直接挂钩的。在单位育苗,还有一种实验室的味道,是一种科研摸索;而去私人育苗场那里,就好像是下车间,要用产品的数量、质量以及产生的效益说话了。王春琳技术服务的那个养殖户,水塘呀什么的都有,但内部的设备设施与学院的育苗场比起来就简陋得多了。这样的环境也能育苗吗?王春琳疑惑了。但疑惑归疑惑,面对现有条件,王春琳还是尽心尽力地出主意想办法,在尽量减少支出的情况下,把育苗场的条件改善一下。由于条件简陋,育苗的每个环节都要扣得很紧。作为技术顾问,既要告诉帮工每天应该做些什么、如何做、注意些什么,又要叮嘱私人育苗场场主,快要出苗了,赶快联系养殖场来购买虾苗。有些养殖户很散漫,以为出苗早一天与迟一天没什么大不了的。其实这关系可大了。不同的虾苗放养在不同的池子,老一批虾苗没卖掉,新一批虾苗就没处放养了;虾苗大了,饲料消耗就多,成本增大;虾苗挤在一起,影响成活率……王春琳说,私人育苗场都很现实,你出任技术顾问让他预感到能赚大钱了,那么在出苗时节,你餐桌上的菜肴肯定是很丰盛的。也往往是在享用丰盛菜肴的时候,王春琳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现场

梭子蟹的产业化是团队合作的成果

18天对虾苗长到一厘米

当了几年技术员之后,王春琳开始在浙江水产学院的课堂上授课了,兼顾教书和技术服务。1996年,浙江水产学院并入宁波大学,当时叫做海洋与水产系,王春琳依旧是教学科研两头忙着。

今年增殖放流的品种中,对虾是当之无愧的主角。康胜良种养殖有限公司是一家常年承担着为青岛市增殖放流提供中华对虾虾苗的任务公司,也是青岛市海洋与渔业局批准设立的青岛市中国对虾增殖站。昨天上午,记者来到这家育苗场,在育苗场大院内,记者看到,4个蓝色的育苗大棚一字排开,每个大棚内有40个左右的养殖池。工人们告诉记者,每个养殖池有20个立方米大小,“别看规模不大,但是每个养殖池里差不多都有200万尾以上的虾苗。”为了满足虾苗的生长要求,养殖池内都是一片漆黑的环境。记者随着工人打着手电筒进入育苗大棚内部,工人用小网捞起一网,在灯光照射下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虾苗。随后,工人们将一部分虾苗放进一个250毫升的量杯,“就这么一个小杯子,这一群就有上百尾。”

进入宁大以后,王春琳继续着自己的科研工作。对三疣梭子蟹人工育苗的研究,王春琳团队在1994年就开始了。梭子蟹种类很多,有三疣梭子蟹、红星梭子蟹、矛形梭子蟹等等。红星梭子蟹俗称“三眼蟹”;而三疣梭子蟹俗称“枪蟹”,在人们眼里是最典型的梭子蟹。正因为这种梭子蟹在市场上特别受人青睐,所以对它的人工育苗、养殖技术的研究,其他人、其他科研院所也在进行。三疣梭子蟹的研究与获奖成果体现了由宁波大学生命科学与生物工程学院和宁波市海洋与渔业研究院、舟山市水产研究所等单位组成的“三疣梭子蟹人工育苗、养殖与加工技术研究”科研团队的力量。

育苗场负责人苟焕坤告诉记者,今年他们公司承担的放流任务已经下来了,中国对虾虾苗6500万尾,为此,今年企业已经孵化了大约7000万尾虾苗,目前平均体长已经长到了1厘米左右,达到了增殖放流的标准。

王春琳说,这的确是一种团队合作,大家分工合作,从不同方面、不同环节进行深入研究。譬如课题组成员朱冬发教授在研究梭子蟹受精过程中发现成熟卵子主动拖精实现受精的现象,这对提高受精率、胚胎质量及亲蟹筛选有着重要的应用作用。

记者采访了解到,从虾卵刚刚孵化出来的无节幼体状态,到成为体长1厘米的虾苗,一般需要18天左右的时间。因为虾苗非常小,生命体征脆弱,所以育苗工人来不得半点马虎。“无论白天黑夜,都要保证两个小时一次喂食,一次观察,随时调整育苗的环境。”工人们介绍,虾苗的食物也要求非常严格,必须以丰年虫的卵作为饵料,这种饵料目前的市场售价达到了25000元一吨。

作为课题组的负责人,王春琳也有自己独特的研究成果,其中之一是人为改变梭子蟹的性别比例。因为人们在菜场上买螃蟹,更喜欢选择团脐蟹,因而团脐蟹的经济价值更高。但在自然育出的蟹苗中雌雄比例是基本相当的,如何改变这一自然规律,满足人们的消费需求呢?这就是王春琳在苦苦思索的问题。经过无数次的试验,王春琳终于有了满意的答案:“在蟹卵处于膜内无节幼体期或蚤状幼体期,对种蟹采取冷休克(4-5℃)刺激15分钟,或热休克(39-40℃)刺激1分钟后,可使苗种群体雌性比例平均由50%可提高到65%。”

揭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