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地圈地卖地蚕食农村土地 非法买卖行为频发生

耕地流失、土地粗放经营、被征地农民生活堪忧……近年来,集体土地征收中暴露出来的矛盾和问题逐渐增多,保护耕地与非农建设占地的矛盾日益突出,引起上上下下的关注。

摘要:集体土地征收立法如何阻遏圈地卖地现状
□解读2012年五件大事系列报道之五 本报记者阮占江赵文明本报通讯员何列全
耕地流失、土地粗放经营、被征地农民生活堪忧近年来,集体土地征收中暴露出来的矛盾和问题逐渐增多,保护耕地与非农建设占地的矛盾日益突出,…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今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和答记者会上明确今年要办的五件大事之一,就是要制定并出台农村集体土地征收补偿条例,真正保障法律赋予农民的财产权利。

  集体土地征收立法如何阻遏圈地卖地现状

近日,国务院发布关于落实政府工作报告重点工作部门分工的意见。“制定出台农村集体土地征收补偿条例”被交由农业部、国土资源部、法制办、发展改革委、财政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商务部、林业局、国务院农村综合改革工作小组等部委负责。

  □解读“2012年五件大事”系列报道之五
本报记者阮占江赵文明本报通讯员何列全

这一系列行为引起了法律界人士的关注和肯定。有专家表示,由于现行集体土地征收的法律和政策规定等制度缺陷,导致农民土地权益频繁受损。失去土地的同时,农民就失去了基本生活保障,社会身份无所依托,就会成为一个就业困难、没有保障的社会新群体,这将是社会稳定的巨大隐患和经济发展的重大难题。从这个角度看,制定出台农村集体土地征收补偿条例的意义非同一般。

  耕地流失、土地粗放经营、被征地农民生活堪忧……近年来,集体土地征收中暴露出来的矛盾和问题逐渐增多,保护耕地与非农建设占地的矛盾日益突出,引起上上下下的关注。

触目惊心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今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和答记者会上明确今年要办的五件大事之一,就是要制定并出台农村集体土地征收补偿条例,真正保障法律赋予农民的财产权利。

村民开会商量卖地均分

  近日,国务院发布关于落实政府工作报告重点工作部门分工的意见。“制定出台农村集体土地征收补偿条例”被交由农业部、国土资源部、法制办、发展改革委、财政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商务部、林业局、国务院农村综合改革工作小组等部委负责。

就在前不久,湖南省永州市江永县人民检察院陆续批准逮捕了数起非法转让、倒卖集体土地使用权大案,犯罪嫌疑人蒋某湘、蒋某跃、蒋升某、蒋某鹤、蒋某强、蒋永某、蒋某政、蒋某艺先后被依法逮捕。这是该院建院以来批准逮捕的最大的非法转让、倒卖集体土地使用权案件。

  这一系列行为引起了法律界人士的关注和肯定。有专家表示,由于现行集体土地征收的法律和政策规定等制度缺陷,导致农民土地权益频繁受损。失去土地的同时,农民就失去了基本生活保障,社会身份无所依托,就会成为一个就业困难、没有保障的社会新群体,这将是社会稳定的巨大隐患和经济发展的重大难题。从这个角度看,制定出台农村集体土地征收补偿条例的意义非同一般。

江永县潇浦镇三元宫村6组(车头铺自然村)是位于江永县城内的城中村,近几年由于县城的扩大,该村部分土地成为县城规划区内土地。上述8名犯罪嫌疑人均为该村6组的村民,其中蒋某湘、蒋某跃分别为组长、会计。

  触目惊心

去年5月20日晚,为解决组里村民占有集体土地不均衡的问题,蒋某湘、蒋某跃召集全组村民开会商量后决定,将本组位于县城规划区内的部分土地以
5至8万元一亩不等的价格卖给村民建房,现在地谁占起就由谁买起,至于村民买地后,是自己建房还是卖给别人使用组里不加干涉,村民转让土地超过组里所定价格的部分,由村民自己处理,组里也不过问,但必须由蒋某湘、蒋某跃到场测量划地后才可以转卖。此次村民会议后,该组村民便陆续非法转让、倒卖集体土地达
42.36亩,上交村民小组非法所得2422395元。蒋某湘、蒋某跃等人将这些非法所得按全组村民现有人口平分,每人共分得12100余元。

  村民开会商量卖地均分

村民蒋升某在上述村民小组决议影响下,将自己占据的4.2亩集体土地分成8米宽、15米深的一宗,共16宗,与蒋某湘、蒋某文一起,以每宗6至
8万元不等的价格非法转让、倒卖给他人建房。至案发前,共卖出土地15宗,得款1018000元,除按4.2亩的面积交给组里21万元,蒋升某自己独得
60余万元外。另有20余万元被蒋某湘、蒋某文、蒋升某3人瓜分,每人分得7万多元。

  就在前不久,湖南省永州市江永县人民检察院陆续批准逮捕了数起非法转让、倒卖集体土地使用权大案,犯罪嫌疑人蒋某湘、蒋某跃、蒋升某、蒋某鹤、蒋某强、蒋永某、蒋某政、蒋某艺先后被依法逮捕。这是该院建院以来批准逮捕的最大的非法转让、倒卖集体土地使用权案件。

蒋某鹤、蒋某强、蒋永某、蒋某政、蒋某艺等人的情况与蒋升某的大同小异,都是借村民小组决议大肆非法转让、倒卖集体土地,获取巨额非法利益。

  江永县潇浦镇三元宫村6组(车头铺自然村)是位于江永县城内的城中村,近几年由于县城的扩大,该村部分土地成为县城规划区内土地。上述8名犯罪嫌疑人均为该村6组的村民,其中蒋某湘、蒋某跃分别为组长、会计。

上述村民非法转让、倒卖集体土地行为引起了江永县有关部门的高度注意。2011年11月24日,江永县公安局根据县国土部门的报案,对蒋某湘等人非法转让、买卖集体土地使用权行为立案侦查,查明上述事实后提请检察院批准逮捕。江永县人民检察院审查后,根据刑法第228条的规定,以涉嫌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罪批准逮捕了上述犯罪嫌疑人。目前,案件已侦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公诉部门,即将提起公诉。

  去年5月20日晚,为解决组里村民占有集体土地不均衡的问题,蒋某湘、蒋某跃召集全组村民开会商量后决定,将本组位于县城规划区内的部分土地以5至8万元一亩不等的价格卖给村民建房,现在地谁占起就由谁买起,至于村民买地后,是自己建房还是卖给别人使用组里不加干涉,村民转让土地超过组里所定价格的部分,由村民自己处理,组里也不过问,但必须由蒋某湘、蒋某跃到场测量划地后才可以转卖。此次村民会议后,该组村民便陆续非法转让、倒卖集体土地达42.36亩,上交村民小组非法所得2422395元。蒋某湘、蒋某跃等人将这些非法所得按全组村民现有人口平分,每人共分得12100余元。

利益驱动

  村民蒋升某在上述村民小组决议影响下,将自己占据的4.2亩集体土地分成8米宽、15米深的一宗,共16宗,与蒋某湘、蒋某文一起,以每宗6至8万元不等的价格非法转让、倒卖给他人建房。至案发前,共卖出土地15宗,得款1018000元,除按4.2亩的面积交给组里21万元,蒋升某自己独得60余万元外。另有20余万元被蒋某湘、蒋某文、蒋升某3人瓜分,每人分得7万多元。

非法买卖占用行为时有发生

  蒋某鹤、蒋某强、蒋永某、蒋某政、蒋某艺等人的情况与蒋升某的大同小异,都是借村民小组决议大肆非法转让、倒卖集体土地,获取巨额非法利益。

据了解,国家为保护土地,对集体土地使用权转让和改变用途规定了极为严格的审批条件和审批程序。集体土地除本组村民经申请批准可以使用少量宅基地外,其余的一般不允许随意改变用途,更不允许非法转让、买卖、倒卖。确实需要改变为建设用地的,必须经过严格的审批程序,由国土主管部门代表国家征收、征用转变为国有土地,经申请批准后才可以用于建房和其他建设。

  上述村民非法转让、倒卖集体土地行为引起了江永县有关部门的高度注意。2011年11月24日,江永县公安局根据县国土部门的报案,对蒋某湘等人非法转让、买卖集体土地使用权行为立案侦查,查明上述事实后提请检察院批准逮捕。江永县人民检察院审查后,根据刑法第228条的规定,以涉嫌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罪批准逮捕了上述犯罪嫌疑人。目前,案件已侦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公诉部门,即将提起公诉。

然而,在利益的驱动下,非法买卖占用农村集体土地的行为仍然是层出不穷。有办案检察官调研发现,此种行为可分为6种:

  利益驱动

未经依法批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将农村集体土地(含宅基地)非法出售、出让、出租、转让给其他单位或个人,用于违规建设高尔夫球场、“小产权房”、工业园等非农业建设;

  非法买卖占用行为时有发生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未经依法批准,通过与其他单位或个人联营合作、入股等方式,将农村集体土地用于非农业建设;

  据了解,国家为保护土地,对集体土地使用权转让和改变用途规定了极为严格的审批条件和审批程序。集体土地除本组村民经申请批准可以使用少量宅基地外,其余的一般不允许随意改变用途,更不允许非法转让、买卖、倒卖。确实需要改变为建设用地的,必须经过严格的审批程序,由国土主管部门代表国家征收、征用转变为国有土地,经申请批准后才可以用于建房和其他建设。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将宅基地违法分给本组织经济组织成员的;

  然而,在利益的驱动下,非法买卖占用农村集体土地的行为仍然是层出不穷。有办案检察官调研发现,此种行为可分为6种:

农村村民将其宅基地、承包地,或者将其以祖宗地等名义占用的集体土地,非法出售、出让、出租、转让给其他单位或个人,用于非农业建设;

  未经依法批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将农村集体土地(含宅基地)非法出售、出让、出租、转让给其他单位或个人,用于违规建设高尔夫球场、“小产权房”、工业园等非农业建设;

任何单位和个人将非法取得的农村集体土地再行出售、转让;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未经依法批准,通过与其他单位或个人联营合作、入股等方式,将农村集体土地用于非农业建设;

未经依法批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其他单位及个人以建设新农村、文明生态村、中心村、农民集中居住区、农庄、观光农业、设施农业、体育休闲产业等名义,将集体土地,用于非农业建设。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将宅基地违法分给本组织经济组织成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