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欠款被堵门 4百学生自带板凳马路边上课

图片 2

图片 1

图片 2

华龙网-重庆晨报11月3日报道前天正午,开县赵家街道华东小学,下课铃声响彻校园,但却不见一个孩子跑出来,也没见到一个老师的身影。他们哪去了?当地居民说,上月21日,学校里的3名老师带着学生集体“躲”到了4公里外的另一所小学。

孩子们站在学校门口,却无法进去读书。

孩子们为什么要转移?原来,在短短1年内,华东小学的校门先后被人强行锁了5次,最后一次连教室门也被人锁了。好好的学校进不去,师生们这才无奈离开。

云网9月29日报道
开学已近1个月,陆良县马街镇前所小学却大门紧闭,校内冷清无人。因为学校欠建筑商94万余元的工程款一直未付,学校刚开学就被建筑商把大门锁住。412名学生只得自带板凳,在校门口的马路上听课。然而两天后,这个课堂也因安全问题被取消,于是,孩子们彻底“放假”了。放假20多天,不论是孩子还是家长,都急坏了。

锁门的人自称是学校的债主,11年前,学校欠了她3.3万元。

学生闲逛 家长忧心

小学空无一人

前所小学是建于上世纪70年代,2003年被鉴定为危房,现在的教学楼是2008年5月正式动工,当年10月21日建成的。

原来大门被人锁了

昨日上午11时许,前所小学锁住的大门前,只有几个老人在晒太阳,两个小孩在一旁玩耍。两个孩子都是该小学的学生,一个叫杨雪,一个叫杨阳。今年刚上一年级的杨阳告诉记者:“开学才上了两天课,大门就被锁了,学生们就从家中带板凳去学校门口听课,听了两天就见不到老师了。”

从开县赵家街道驱车5公里,便能到达这所1999年成立的东华小学。前天中午,下课铃声仍按时响起,但空荡荡的学校内却看不到一名学生。

杨阳的父亲说:“我打算把她送回文山老家,又怕学校复课,左右折腾中孩子又混了20多天。”杨雪的父亲则说:“有的家长把孩子送去其他地方借读,而他们这些打工者们的孩子,就只有闲在家里,孩子的安全问题和学习成了我们现在最大的困扰。”

两层楼高的教学楼内,每间教室都大门紧闭,不少教室的大门外还能看到一把崭新的锁。附近居民说,让孩子们集体离开的,正是这几把锁。

刘雪峰是前所小学六年级的学生,他告诉记者,班上有34个学生,“学校停课后,老师叫我们自己想办法。很多同学因担心明年6月的升学考试而去其他学校借读了。”刘雪峰说,同学们最近可以在马街小学借读,而最远则要到距学校14公里外的县城借读。学校突然被锁住,好多同学的新课本还在教室拿不到。

“不到一年的时间,学校大门被人锁了好几回,孩子们想上学,可进不去,好几次就站在校门口等着家长把他们领回去。”家住东华小学旁的付明国道出了学校人去楼空的原委。

刘雪峰的母亲付美琴告诉记者:“孩子每天都在外面闲逛,不会静下心来看书复习,自己在其他学校没有熟人,这样拖下去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小学的四周,原本是一排2米高的院墙,如今院墙有了一段3米长的缺口,“大门被锁了后,有人帮忙打个缺口让孩子们进去上学,可没想到几天后,教室也被锁上了。”

中午12时,到马街借读的张文瑞放学回家,她说:“借读了一周左右,还不太适应,停课时老师告诉我们,复课要等广播通知。”

从上月21日起,被锁怕了的老师就带着学生们一起转移到了4公里外的舟都小学。

学校分期还债

望着空荡荡的学校,周围的居民直摇头。

记者从陆良县教育局了解到,前所小学属“校安工程”项目,政府前后拨款30万元建校。2008年危改时,国家拨款122万元,到工程完工时,建教学楼花费资金148万元,其中不包括附属工程、绿化和其他设施费用。

一年被锁五次

教育局办公室的张老师告诉记者,开学后,平均每隔3天就有一个关于询问前所小学何时复课的电话,教育系统对此事曾进行过协调,但一直没有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