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散文500篇: 抱着生命过海洋

图片 1

程武
  有这样一则希腊神话,阿波罗爱上了西比尔,并且告诉她,不管多少年,只要她手里有尘土,她就能活下去。随着时光流逝,西比尔日渐憔悴,终成空躯,却依然求死不得。孩子们问吊在瓶中的西比尔:“你要什么?”她回答说:“我要死。”
  我认为死并非是上帝对我们的一种惩罚,倒是命运女神钟爱人类的标志。正如我们需要睡眠一样,我们需要死亡。正是死亡的黑暗背景衬托出了生命的光彩。试想,如果生命是无限的,我们还会觉得她的可贵吗?如果生命像空气、沙粒一样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她岂不是会像空气、沙粒一样无甚价值可言了吗?如果明天是无限的,那我们今天为什么要辛劳呢?一切都等到明天再说吧。假如这样等下去,我们能做成什么事呢?直到最后,我们一个个都成了瓶中的西比尔,那时也许才觉出死的可贵,生的可怕。
  正因为有死亡,我们才这么珍惜生命。我们每个人都应成为优秀的舵手,驾驶自己的生命之舟轻快地航行。优秀的舵手善于对付痛苦,而现实中的许多人却因痛苦而导致海水没顶,过早走向死亡。痛苦应成为我们生命之舟上的压舱物,正因为有了它的存在,我们的船才得以稳健地前行。优秀的舵手还会摆脱魔鬼的诱惑,他们看淡尘世的物欲、烦恼,追求真理,他们一生光明磊落,表里如一。他们惜时如金,勤勤恳恳,度过丰富而有效的人生。

图片 1

文/张文质

“北大四成新生厌学,认为活着没意义。”近日,北大徐凯文关于现代年轻人虚无主义的文章流传甚广。这些孩子从小都是最好最乖的学生,可他们也特别需要得到别人的称许,同时也有强烈的孤独感和无意义感,甚至有强烈的自杀意念,不是想自杀,他们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活下去,活着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

他们会用比较温和的方式,所以我们也有机会把他们救回来,但我们是否应该反思,为什么这么优秀的孩子却无法体会生命的意义和死亡的严重性。

父母进行常识教育,最需要告诉孩子的生活常识,就是生命的可贵。

很多孩子很小的时候就会有疑惑,既然人总是要死的,活着就是在等死,那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还不如早一点死了,也省得还要做那么多的事情,那么辛苦。

这时候,家长父母应该告诉他们,反过来想,要是人都不死的话,一直活着,你的学习有意义吗?你可以今天学,也可以明天学,还可以几年以后再学,反正什么时候学都可以。如果是这样,你也就不需要学了,你所经历的这一切,同样也都没意义了。

也许正是因为人的生命的有限性,才增加了生命的紧张感,使得人在不同的时候,要做不同的事情。比如,万物都有自己的生长季节,而你,也不能错过自己的季节,一旦错过了,也许你就再也不会有这个年龄所具备的能力了。当然,从另一方面来说,人确实又是很容易记住痛苦的。比如就像你思考的这个问题,人总是要死的。其实人要死是人永恒的苦恼、畏惧。但是这样的苦恼、畏惧又是生命的原动力,会推动着人去做有意义的事情,去做你渴望做的事情。

除了孩子,成人也有这样类似的疑惑,很多人问,为什么人总是更容易记住痛苦呢?

其实痛苦是生命的一种底色,这样的底色,跟人是要死的这种限制与恐惧感有关,同时又跟生命本身总是不完美的,总是有欠缺、有遗憾,总是有很多不能实现的目标也有很大的关系。一个人所有的才能,哪怕他天生已经具备这样的潜力,也还是要经过非常辛苦的学习、努力才能获得。也就是说,一个人取得的所有的进步,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同时,人的一生会不断面临着各种各样的生离死别,各种各样的撕心裂肺的痛苦,也很难避免各种各样的、意想不到的灾难与麻烦。在人身上还有很多自然滋生的、说不出理由但又控制不了的情绪。还有很多根本不可能满足的欲望。最后呢,人不可避免地会陷入衰老,这又是一种痛苦。可以说,快乐总是短暂的,更长久的、与人一生随行的是各式各样的痛苦,因此也就更加令人印象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