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林金故事: 猎犬黑豹

图片 1

  小吴向黑豹奔去,三十岁的大男人抱着一条狗失声痛哭,科考队员都停了下来,都在看着这对生死之交。队长胜彼没有催促小吴,这条硬汉子此时能做的就是给小吴和黑豹一点告别的时间。

科考队也在想尽办法为队员创造更丰富的业余生活。“雪龙号里有半个篮球场、游泳池、图书馆,还经常组织小型游戏和比赛。”作为年纪最小的成员,王飞只有23岁。除了做饭,他也喜欢和队员们一起娱乐。王飞说,船上会为科考队员过生日,送上纪念品和唱生日歌,很多队员感慨:能在南极过一次生日,是终生难忘的回忆。除了生日,在中国传统节日时,科考队还会组织联欢会等活动,排解队员的思乡之情。

  黑豹为此付出了代价,伤口感染让它持续三天高烧不退。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向皑皑雪山和冰冻的海面,第三十二次南极考察队的成员们就从睡梦中醒来。最早起床的是厨师王飞,他悄悄走进位于雪龙号船舱的厨房,点火、烧水、煮粥,为队员们准备各式早点。而身在格罗夫山营地的方爱民、冰盖机场的张体军和中山站的王刚毅,也都陆续开始一天忙碌的工作。

  九死一生的小吴被黑豹救了,黑豹却脱落了两颗牙齿,折断了一条后腿。小吴告诉大家,冰浪把它掀倒那会儿,他落到了雪坡的另一头,如不是黑豹及时咬住他的衣服,并把自己的一条腿插在冰隙里,小吴必死无疑。

“你只有去过南极,才会真正爱上南极。”王刚毅说,在很多人心中,南极就是一片荒蛮苍凉之地,生活枯燥压抑。可当他坐在极夜苍穹下,看流星刷的掉下去,看绚丽多彩的极光舞动,冻得全身发抖也想多看几眼。“有次我在修水管,一只企鹅摇摇晃晃地过来,歪着脖子瞅瞅我,又看看水管,好像在说‘你在干吗?’它不见了,我会挂念;它一叫,我会马上找它。”王刚毅看着远方说。

  第四天早上,黑豹吃了一点食物,是小吴哭了它才吃的。小吴说,黑豹你吃一点吧,我要走了,不能陪你了,我们要去寻找陨石,你不吃东西哪来力气跟我们走呵。

“能到南极来的人,都是跟南极有缘分的人。”方爱民笑着说,这次十年后重返南极,虽然身体素质已不如从前,但这片土地对他仍有着强烈的吸引力。“上次来研究冰盖进退,因为考察时间有限,有些野外资料收集得不齐,这次弥补了我的缺憾,不虚此行。”

  胜彼落泪了,队员们落泪了,只有小吴像傻了一般笑着,他说,黑豹,哥们儿,没忘了带着我的羊绒衫呢。

丰硕成果的背后是那些可爱的科考队员。记者采访了部分队员,其中有队长、水暖工、厨师……听他们讲述真实的南极生活。

  小吴满腹怒气,他在打点行装,他无论如何也要把黑豹带上。

南极科考队员讲述真实的南极生活

  黑豹似乎听懂了小齐的话,它一下从小吴的怀里抬起头来,它试着想站起来,可是它太虚弱了,几次它的腿都没听它的使唤。

“南极是一颗时空胶囊。”张体军打了个比方。南极对他而言,是触碰历史的阀门,也是装满回忆的仓库。“来过南极的人,只要做过一些事情,就再也无法忘记这里。我每次登上南极,到了各个目的地,就想起我两年前在这里做了什么,五年前又做了什么,像是看见了原来的自己。”张体军拜访过最早登上南极的科考人员留下的遗址,“你推开门,蜡烛、椅子都摆在那里,100多年前人类活动的痕迹还在。那一刻,感觉自己像穿越了时空,感受到历史的神奇和伟大。”

  队伍集合了,一行七人整装待发。队长胜彼来到小吴面前,他拍拍小吴的背包,说,怎么着,把睡袋换成黑豹了,以后的日子你就睡黑豹吗?队员们哄的一下笑了。小吴没笑,他嘟着嘴,说,反正我活着黑豹就得活着。队长胜彼脸色一变,说,我以队长的名誉命令你,放下黑豹,保存体力,寻找陨石,准备出发!

不管是科考多次的“老南极”,还是初登大陆的“新南极”,都说队员之间的感情格外深厚。“恶劣自然环境下,人们只能相互依靠,工作中也没有明显的上下级色彩,所以人与人的关系纯洁而持久。”张体军说。

  面对命令小吴没辙了,他从背上解下黑豹,像放孩子一样把黑豹放在了冰地上,又不放心,就把自己的一件红色羊绒衫给它铺上,然后留下了足够黑豹吃的食物。

只有去过南极,才会真正爱上南极

  猎犬黑豹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了,科考队员小吴守候在它身旁。南极的风太凛冽了,它们无情地撕破了小吴的睡袋,刮走了小吴为黑豹疗伤的药品和绷带,也把猎犬黑豹的缕缕绒毛掠向了天空。

早上9点,驻扎在中山站的王刚毅师傅,刚刚完成例行管道检查。他是中山站的水暖工,负责站内的用水维护,包括管道维修、暖气供应和污水处理等工作。王师傅年近花甲,但身体硬朗、笑声洪亮。这是他第二次参加南极科考,时长均在500天以上。据王师傅回忆,在一个极夜的晚上、7点钟左右,他突然发现水管爆裂、满地是水,立刻进行抢修。其他人员也都出来帮忙,终于在10点钟把水管修好了。“极寒之地,没有暖气万万不行,如果抢修得再迟一些,水管冻裂导致管道系统瘫痪,后果不堪设想。”他说。

  队伍离开了,黑豹起初是想站起来跟着走,可当它发现它的想法不能成功时,它流下了眼泪。小吴回头的当儿,黑豹的泪水刚好流过它细细的绒毛,像豆粒一样滚了下来。

图片 1

  可是大大出乎队员们的意料,黑豹站起身后,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就一蹦一蹦向相反的方向而去,它走得趔趔趄趄,却没有回头。

对南极深沉的眷恋,让去过南极的人都生出一种保护意识。“南极是唯一一块尚未被人类开发的洁净圣地。我们去做科研,也应该要保护它,而不是破坏它。”张体军说,南极或许承载着地球未来的命运,人类要守护好这片神圣之地。

  科考队停止了前进,不是为黑豹的负伤,而是黑豹的壮举让他们发现了横亘在前方更大的敌人,那就是冰隙。

南极是什么?一千个人有一千种答案。但不变的,是每个人回答时对南极流露出的眷恋,和那份独有的南极情结。

  这时包括胜彼在内,所有的队员都看到,和小吴像兄弟一样抱作一团的黑豹,似乎使出吃奶的力气,奇迹般地站了起来。队员们都松了口气,以为生死离别让这头猎犬产生了不同寻常的力量。

4月12日,经过长达158天惊涛骇浪、冰雪交加的考验后,中国第三十二次南极考察队乘坐“雪龙”号极地考察船返回位于上海的极地考察国内基地码头。此次科考共完成45项科学考察项目和30项后勤保障与建设项目,使我国在南极的国际影响力进一步提高。

  一直昏睡的黑豹在朦胧中睁开了眼睛,他听明白了小吴的话,就免强吃下小吴塞在他嘴里的饼干。黑豹吃了点东西仿佛有了一点力气,它深情地把头埋进了小吴的怀里。小吴感觉到它不像前几日那么热了,可是好了点的黑豹依旧有气无力。

4月12日,中国第三十二次南极考察队乘坐“雪龙”号极地考察船,返回位于上海的基地码头。中国极地研究中心供图

  冰隙在南极是他们最大的天敌。冰隙有大有小,大的深达一千多米,浅的也有几百米,它们像隐藏在冰面上的稻草,一般情况下不易察觉。而等人或车不甚掉下去,它们就会像一张鳄鱼的嘴迅速合拢。黑豹救小吴遇到的是小冰隙,也是黑豹聪明,它扑在了雪地上,不然那冰隙的嘴对黑豹也一样不客气。

漫长的黑夜、彻骨的低温、空寂的雪地、稀少的物种……南极令人生畏的不仅是严苛的自然环境,还有极端条件对人造成的巨大精神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