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妆楼 第七十二回 破长安里应外合 入皇宫诉屈伸冤[罗贯中]

澳门新萄京5566com,第七十二回破长安里应外合入皇宫诉屈伸冤
话说天子正在那里焚香祝告,猛见半空中落下三个人来,吓得天子问道:“你们三个人是妖是仙,到此何干?莫非是刺客,前来暗害寡人么。”三人奏道:“万岁在上,臣等非妖非仙,亦不是刺客,求圣上赦臣等死罪,臣等有下情冒奏天廷!”天子听了说道:“赦尔等无罪,有甚么事,从实说来。”罗琨、祁巧云、马金锭三人一齐俯伏奏道:“臣乃定国公马成龙帐下先锋,奉令前来捉拿奸贼沈谦,特来奏知陛下。”天子惊问道:“尔等既是马卿的军官,怎得腾空至此?姓甚名准?从实奏来。”罗琨奏道:“微臣非别,乃越国公罗增次子岁馄。”天子吃了一惊,说道:“大反山东就是你么?”罗琨奏道:“臣焉敢反,皆因沈谦逼急,出于无奈。”天子问道:“两员女将是谁?”罗琨又一一奏了姓名,将已往之冤,并如何驾云的事,细细奏了一遍。
天子方才大喜道:“朕一时不明,误听奸贼。杀了你全家人口,悔之不及,朕之过也!朕那里知道其中委曲?且喜卿等今日前来,有话再慢慢的一一奏上。”罗琨谢恩,复又奏道:“臣有三件大事,要求万岁开恩。”天子道:“是那三件事?”罗琨奏道:“头一件,众国公的家眷皆是为臣家之事拿入天牢,无辜受罪,求皇上天恩,赦免众人的罪,情愿对审虚实;第二件,臣等兵犯长安,要求殊恩,赦臣等专兵之罪;第三件,今夜五更,马成龙兵进城池捉拿沈谦治罪,沈谦久有谋篡之心,惟恐进兵时沈谦暗进宫来行刺,臣情愿在午门保驾。”
天子闻奏,心中暗想道:“若是罗家果有反意,他此刻何不就刺寡人?不若准其所奏便了。”忙令内监取过文房四主,御手亲写一道赦条,付与罗琨。早有内监掌灯,引他三人出了朝门,到天牢去了。天子复又传旨,着大师沈谦出城召马成龙单人独马,同来内宫见驾。内监奉命传旨去了,不表。
且言罗琨等出了朝门,来到刑部衙门,刑部吴法征边去了,只有几员副堂执事。当下见了圣旨到来,慌得那署印官儿忙忙接旨,同三人进了天牢,宣读毕,那些众国公谢过恩,便来同天使见礼;各通了姓名,方知是罗增的次子罗琨,众人大喜。又见龙标与王氏三雄前来相见,问罗琨怎生入城的原由,罗琨一一说知。罗琨又令马金锭、祁巧云:“速领众公爷入朝谢恩回旨。俺与龙标、王氏三兄弟各带兵器前往北门去了,接应元帅的兵马。”金锭闻言,遂领众公爷缴旨去了。
单言罗琨等五位英雄一同上马飞到北门,来接应马爷的大队。按下不表。
且言沈谦自从马爷的兵到,为因折了王虎、康龙无人退敌,只得在相府问侯登、锦上天、黄玉等聚集众将,商议退兵之策。无计可施,正在纳闷,忽见问官进来禀道:“启太师爷,不好了!不知何人上本,将天牢内众公爷尽行放了入朝去了!”沈谦大惊道:“半夜三更,皇宫内院,谁人擅敢进去,况且左右近侍的文武俱是老夫之人,谁敢如此行事?其中必有原故。”锦上天道:“何不差入前去探听信息,看是甚原由,再作道理。”沈谦依言。
正要差人前去打探消息,忽见中军慌忙入内禀道:“圣旨到了,请令定夺!”沈谦大惊道:“不好了!其中必有原故!”一面传令开门接旨,一面传令大小三军,披挂齐整,都到辕门伺候。吩咐毕,只见四名穿宫太监捧定旨意进来,沈谦也不跪拜,就令宣读。那四名大监也不与他计较,就开圣旨诵读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旨谕文华殿大学士颊左右丞相事沈谦知悉,今有
越国公罗增次子罗琨面奏朕躬,言定国公马成龙等乒犯长安,实欲请旨破
番,并无反意。敕尔沈谦即同马成龙进宫面谕。钦此。
沈谦听见罗琨夤夜入内院,进宫面见圣驾,吓出一身冷汗,道:“罗琨难道他会插翅飞腾不成?”想了一想,便问四名太监道:“你们在深宫内院伺候万岁,可知道罗琨是从那里来的,谁人引见?”太监回道:“咱家伏侍万岁爷正在后宫焚香,忽见三个人从云端里落将下来,一男两女,总是戎装打扮,口称是奉马成龙之令,入宫见驾,奏了一番,皇爷准奏,即降谕旨到刑部天牢赦出众人,又传旨令咱家们到你这里的。”
沈谦大惊道:“有这等事?这还了得?”侯登在旁说道:“事己如此,太师可速点兵马,拿住罗琨同众公爷,仍旧送入天牢,再退兵就是了。”锦上天道:“不如擒拿住罗琨,搜了玉玺,献到番邦,勾了鞑靼,约会米大人一同起兵,前来同马成龙交锋,有何不可?”沈谦道:“只好如此。”忙令侯登、黄玉点了三十名健将保护家眷,以备逃走,自己同锦上天点齐众将,统令大队人马,杀出辕门。正遇罗琨、龙标、王宗、王宝、王宸五位英雄前来夺路,一声呐喊,冲到辕门。
沈谦在灯火之下看得明白,喝令众将:“与我拿下!”一声令下,早有众将一拥上前,团团围住,大喝:“罗琨休走!留下头来再走!”罗琨大怒,叫声:“四位兄弟,就此拿了沈贼,再去接应元帅大兵便了。”当下罗琨掣出双锏,龙标、王氏三雄就在众军中夺了兵器,便来冲阵;米顺领着一干众将,前来接战。五位好汉敌住了三万雄兵,罗琨这一对银装锏挡住枪,驾住剑,撇开棍,格开刀,就敌住了无数兵器,十分利害,然五人虽是英雄,到底寡不敌众,只顾得架隔遮拦,难以取胜,按下不表。
已言那传旨的四名太监,见事不谐,溜出相府,回朝见了天子,细奏一番。天子大惊。旁边祁巧云、马金锭忙忙跪下请旨道:“臣等愿同众公爷来解围。”天子准奏。
当下二位女将同秦双、程凤等众位公爷,辞驾出朝,上马端兵,前去解围。才出了午门,正遇着李逢春带领本部一千人马,前来保驾,要见天子。见了秦双,说了备细,李爷大喜道:“小弟也去走一遭。”当下合兵一处,赶向前来,大喝一声道:“沈谦快快下马,俺们到了!”沈谦正与罗琨交战,猛见一派火光,就知有兵来了,问左右时,方知秦双等前来接应,沈谦勃然大怒,喝令分兵迎敌。
正在酣战之时,猛听得四下里连珠炮响,探子飞报前来,急急说道:“城外马元帅攻城紧急,启太师爷知道:“三军一听此言,人人魄散,个个魂消,那里还有心恋战!阵脚一乱,罗琨等早已冲出重围,杀往北门去了。沈谦忙令锦上天带领家眷同侯登先出南门,自己断后,统须众将杀出南门,投番去了。
且言罗琨、龙标等也不追赶沈谦,一齐杀散三军,即时开了城门,迎接马成龙兵马。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七十三回众爵位遇赦征番各英雄提兵平寇
话说罗琨开放城门,迎接马爷进城,合兵一处,马爷传令将大队人马扎在城外,只带了众位英雄来到午门;会了众位公爷,叙了寒温,早见黄门官前来宣召,召马成龙等人入宫见驾。
马爷领了众人,随着黄门官进了午门,来至内殿,见了天子。山呼已毕,马爷奏道:“臣违旨提兵,罪该万死!求万岁的龙恩,赦臣死罪!”天子说道:“朕一时不明,听信奸贼,以致如此,卿有何罪!”复问罗灿道:“朕当日误听沈谦谎奏,拿你全家正法,你兄弟二人因何先知信息,怎样逃奔山东?如何聚集山林,招兵买马,以致今日,你将其中的曲折,细细从实奏来。”
罗灿见天子问他的原由,忙忙跪爬一步,遂将“元坛庙义结胡奎,因游满春园见沈廷芳强逼祁巧云,一时路见不平,怒打沈廷芳,因此结下仇恨:不想臣父边头关告急的文书投到相府,沈谦改换了告急的文书,谎奏天廷,公报私仇,害了微臣全家性命,多亏义仆章宏连夜送信,伊妻王氏替了臣母,才救出臣母子三人”,如何投奔云南、淮安,如何上山,从头至尾,细细奏了一遍。
天子闻奏,方才明白,说道:“原来如此。快宣章宏前来见朕!”李逢春听得,忙跪下奏道:“启万岁,这章宏是罗家旧仆,如今现在沈家,只是沈谦的奸谋已经泄漏,全家逃走,不知章宏何往,乞万岁圣旨定夺!”天子闻奏大怒,先着李逢春宣召章宏;又命秦双、程凤领羽林军三千,前去追捉沈谦;命马成龙等众将俱回原营歇息,明日朝见,旨意已下,天子回宫,众人领旨出朝,不表。
单言李逢春来到相府,只见头门大开,四壁无人;一直走到后面,猛见后书楼上有一点灯光射下,李爷带四名家将走上楼来一看,只见那人在那里查点文卷。李爷近前一看,不是别人,正是章宏,李爷大喜,说道:“圣上有旨,前来召你,你在此何干?”章宏问道:“小人在此查他的文案,替旧主伸冤。”李爷道:“既如此,快快收拾,同去见驾。”
当下章宏将沈谦平日来往的文书以及套换外省藩镇关节的本章、一切的卷案,一一查了,交付李爷的家将,同李爷一齐动身,出了相府,封了空房。将文案存在李府,飞同李爷来到马爷的行营。正遇章琪巡营,父子相逢,十分大喜,忙忙领李爷同章宏进了中军,禀明马爷。
马爷大喜,即同众将出来迎接,行礼坐下,章宏侍立不坐。马爷同罗灿、罗琨一齐说道:“你乃是我罗门的恩公,大唐的义士,令郎又屡建奇功,焉有不坐之理?”章宏再三谦让,只得坐下。马爷传令中军,设宴管待章宏。饮酒之间,章宏就将沈谦谋害的情由说了一遍,众人无不痛恨。
众人饮了一夜的酒,早已天明,各人换了朝眼,入朝见驾。章宏将沈谦一切的私书、文卷双手呈上,早有近御的侍臣接过,传与太监。太监接来铺于龙案之上,天子细细的观看:一陷害忠良,二私通边关,三卖官粥爵,四谋占田产,以及暗收战将,私封官职……种种不法,件件欺君。天子看了,不觉龙心大怒,骂道:“沈贼!沈贼!原来如此,万恶滔天,险些被你误了大事!”
天子怒了一会,传将文卷收过,遂宣众英雄上殿。天子说道:“尔等聚义山东,皆沈谦所逼,出于无奈,赦尔等一概无罪。朕念章宏忠义可嘉,封为黄门官,随驾办事。马成龙同罗灿等凡一概有职者,加三级,官还原职;无职者,俱封四品冠带,候有功再行升赏。”众人听罢,一齐谢恩。
马爷复奏道:“如今番兵入关,罗增失陷在彼,况沈谦又降番邦去了,臣等情愿领兵前去征剿,请旨定夺!”天子准奏,择定五日后祭旗拜帅,兴兵前去破番,马爷领旨。天子传旨,命光禄寺大摆御宴,通明殿上赐马爷、众公爷、众家好汉饮宴。那马金定,程玉梅、祁巧云、孙翠姚,谢灵花等一班女将,是正宫娘娘赐宴。圣旨已下,百官谢恩,都来领宴。天子又令李逢春同鸿胪寺前去犒赏鸡爪山的人马。
当下天子驾幸通明殿,众人跟随入朝。天子升殿,高居主座,众文武排班叩谢圣恩,列两边而坐,殿下奏乐。早有当职的官员、穿宫的大监,捧出山珍海味、玉液琼波。众文武一个个开怀畅饮,只有罗氏双雄同小将章琪心中悲苦:罗氏兄弟悲的是老父在番,章琪苦的是亲娘已死。正是:
此日荣华沽异宠,他年风木有余悲。
话说君臣畅饮一天,至晚方散。众人谢恩,天子回宫,众女将亦谢过娘娘的恩,出了正宫,跟随马爷,大众回营,不表。
且言秦双、程凤奉旨追赶沈谦,赶了一日,追赶不上,回朝缴旨。缴过了旨,也赶到马爷营中叙话,各各慰劳,尽诉被冤之案,不觉过了五日,众军养成锐气,收拾出兵,天子临朝,众人朝贺,各自归班。天子坐下,传旨宣定国公马成龙见驾,马成龙出班俯伏,天子道:“敕卿为定边大元帅,仍带原来的人马前去征番。一应军机重务、文武官员,许你先行后奏。”马爷谢恩,带领众将辞驾出朝;出了午门,回到行营,调动大队人马齐赴教场;排齐队伍,祭过帅旗,遂上演武厅升帐坐下,众将参见。
马爷传令,令粉脸金刚罗灿、金头太岁秦环、赛元坛胡奎、小温侯李定四人上帐听令。马爷说道:“你四人带领五千人马,挂先锋印,头队先行。”四将得令而去,马爷又传令,令玉面虎罗琨、瘟元帅赵胜、穿山甲龙标、火眼虎程佩:“你四人带领五千人马,挂二路先锋印,二队而行。”四人得令,一声“领令”,去了。马爷吩咐,传令九头狮子马瑶、飞毛腿王俊、两头蛇王坤、双尾蝎李仲上帐听令,四人上帐打躬。马爷说道:“你四人带领五千人马,领中军游击使,三队而行,本帅自领中军,统领部下铁阎玉裴天雄、独眼重瞳鲁豹雄、赛诸葛谢元、过天星孙彪、小神仙张勇、小郎君章琪、镇海龙洪恩、出海蚊洪惠、巡山虎戴仁、守山虎戴义、小盂尝齐纨、赛孟尝齐欹、赛果老卢宣、独火星卢龙、毛头星卢虎、小二郎金辉、锦毛狮于杨春、独角龙王越、金面兽史忠、焦面鬼王宗、扳头鬼王宝、短命鬼王哀、南山豹徐国良、北海龙尉迟宝,共是二十四员战将,随本部中军听令,四队过程。”众将听令而去。马爷又令孙翠娥、马金锭、程玉梅、祁巧云、谢灵花:“你五人带领五千人马,后营监督粮草,五队而行。”五位女将得令下去,马爷分拨已定,自带三万人马、二十四员战将,吩咐升炮起营。出北门,三声大炮,拔寨起程。
兵马正走间,早有蓝旗小校前来报道:“启元帅,前面已到十里长亭,有卫国公李爷奉旨前来饯行,请令定夺!”马爷闻报,传令大小三军扎下行营:出离欠帐,下马步上亭来,早有李逢春、秦双、程凤共满朝文武,迎下亭来,见礼己毕,马爷谢过了恩,入席饮酒,各各叙几句寒温。酒过三巡,肴登几品,马爷同李爷说道:“小弟去后,烦老兄令人上鸡爪山将柏亲翁、李亲翁请上长安,一司保驾。”李爷说道:”小弟领教。”当下马爷辞别众人,起身去了,李爷等一同向朝缴旨,不表。
单言马爷领了大兵,往边关进发,行有十余日,早有探马前来报道:“启上元帅:今有沈谦逃奔番邦,又有王虎、康龙不知怎样逃下山寨,也降顺番邦,夺了三关,同番帅沙龙领兵前来入寇。离贼营只有数十里,请令施行!”马爷吩咐说道:“就此安营!”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