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献公的骊姬是怎样改变历史的?

图片 14

   27 蜜蜂计

问题:晋献公的骊姬是怎样改变历史的?

那位赶不上葵丘大会的诸侯是晋国[是周成王封给他兄弟叔虞的,在山西省太原地方]的君主晋献公。他跟夫人生了一男一女,男的就是太子申生,女的就是秦穆公的夫人穆姬。夫人去世,晋献公又娶来了狄人[就是进入渭水流域的北狄;狄,也写做翟]狐家的两个姑娘,大的生个儿子叫重耳,小的生个儿子叫夷吾。后来晋献公打败了骊戎[西方的部落,是西戎的一派,住在陕西省临潼县骊山一带]。骊戎求和,进贡美女骊姬。骊姬生个儿子叫奚齐,还有她陪嫁的妹妹生个儿子叫卓子。这么着,晋献公就有了五个儿子,就是:申生、重耳、夷吾、奚齐、卓子。
   
骊姬年纪轻,天分高,长得漂亮,晋献公给她弄得迷里迷糊,正像太子申生说的那样:“我父亲没有她,睡也睡不着,吃也吃不下去。”后来晋献公干脆立骊姬为夫人,还想废去太子申生,立奚齐为太子。骊姬一听见老头子有意立奚齐为太子,就跪下,说:“您一早已立了申生了,各国诸侯也全知道,太子又是个很有能耐的人,您怎么可以为了咱们俩的私情,不顾全大局,把太子废了呐?”晋献公只好把这件事搁下,心里头可真佩服这位“贤德”夫人。
   
这位“贤德”夫人知道大夫荀息是晋国的红人儿,就要求晋献公请荀息做奚齐和卓子的师傅。晋献公当然答应了。她又要求说:“主公已经上了年纪,我那两个孩子岁数又小,以后我们得依靠太子,您好不好请他来,说我要见见他?”晋献公就派人到曲沃[在山西省闻喜县东]召太子申生进宫。申生可是个孝子,立刻动身来见他父亲和后妈。骊姬请他到后宫去喝酒。他也依顺了,陪着后妈喝了几杯,聊了一会儿就出来了。骊姬要他第二天陪她去逛花园,申生不敢不依,也答应了。
   
那天晚上,骊姬撒娇打滚地哭起来,直急得晋献公给她擦眼泪,问她:“好好儿的干么哭哇?”骊姬只是揉着胸口,好像里面全是委屈似地,可又不敢说。老头子横说竖劝地叫她说出来。她只好一抽一抽地说:“太子……他……他欺负我!呜!呜!呜!……他说:‘爹老了,您怎么守得住呐?’说着说着他就嬉皮笑脸地来摸我的手,急得我慌忙把他推开。呜……呜……”晋献公说:“什么话!他敢?”骊姬皱了皱眉头子,瞪着眼睛说:“喝!您知道什么?他还约我去逛花园呐?您不信,明儿个您自个儿瞧瞧去吧!”
   
第二天晋献公躲在花园里,要瞧个明白。他一想:儿子调戏老子的姨太太本来不希罕,可别轮到自个儿的身上来才好哇。哎呀!那边慢慢地走过来的不是申生跟骊姬吗?他赶快缩下身子,躲在树后头,睁大了眼睛,使劲地瞧着。
   
骊姬预先把蜂蜜当做头油,抹在头发上。她正跟申生走的时候,有几个蜜蜂围着她头上飞,骊姬对申生说:“这些蜜蜂儿可真讨厌,老在我脑袋上打转儿。申生给我撢[同掸]一撢,轰一轰。”申生就举起又长又肥好像风袋似的袖子向她头上撢去。骊姬说:“申生,在这边呐!”他又举起一只手向那边轰去。晋献公老眼昏花远远地一瞧,真像太子抱住了骊姬的脑袋。这股子火儿怎么也压不下去了。当天就要治死太子申生,倒是给骊姬劝住了。她说:“太子是我请进宫里来的,千万别杀他,别怪他。要是为了这件事杀了他,别人还当我弄好了招儿去害他呐。这回饶了他吧!”晋献公只好把这口气忍了,好像没事似地叫太子申生回到曲沃去。
   
太子申生到了曲沃,不多几天又得到了骊姬那边捎来的一个口信,说她梦见了申生的母亲向她要饭吃,叫太子好好地祭祀祭祀。申生就在曲沃祭祀了他母亲。依照那时候的规矩,祭祀过的酒肉得分给亲人吃。申生就打发人把酒肉送给父亲去。可巧晋献公打猎去了。他一回来,骊姬就向他报告太子申生祭祀了他周亲,有酒肉送来。献公正饿得慌,拿起肉来就要吃。骊姬连忙拦住,说:“从外边拿来的东西可得留点神,别吃坏了肚子。”晋献公听了这话,把已经拿在手里的肉扔给狗。那条狗吃了就死了。骊姬慌里慌张地说:“有这样的事!难道里边有毒药吗?”她又拉了一个小丫头叫她喝酒,小丫头说什么也不喝。骊姬使劲地掐住她的脖子,把酒灌下去。可怜那丫头也给药死了。晋献公一瞧躺在地上的狗跟丫头,他只能睁着眼,张着嘴,不能动弹;就瞧骊姬浑身哆嗦,发疯似地哭起来:“天哪!天哪!谁不知道君位是太子的呐?怎么还要来害我们呐?奚齐!卓子!来呀!干脆咱们娘儿三个吃了这毒药吧!”一边哭,一边来给酒肉。晋献公连忙把她抱住,说:“我早就要治死他,是你哭哭啼啼地给他告饶儿。这回可不许你再多嘴了。”
   
晋献公立刻召集了大臣,对他们说:“申生造反,该当死罪。”这时侯晋国的一班大臣,像狐突、里克、丕郑他们,为了要保全自己的命,都不管朝政了。朝廷里就剩下了一些个“磕头虫”。国君要怎么着就怎么着,谁敢说个“不”字。那个老大臣狐突,尽管不去上朝,倒还关心着朝廷大事。他听了这个消息,赶快派人到曲沃去送信,叫太子快逃。申生接到了信,说:“父亲已经上了年纪,只有她能伺候到家。要是我去分辩,她也就没有脸做人了。父亲还受得了吗?”说着,他哭了一场,自杀了。
   
太子一死,重耳和夷吾知道第二步就要轮到他们哥儿俩了。还是早点逃命吧。晋献公听说他们哥儿俩跑了,就认为他们是跟申生一党的,立刻派人去杀那两个公子。可是夷吾早已跑到梁国[伯爵小国,在陕西省韩城西南],重耳早已跑到蒲城[在陕西省蒲城县]去了。那个追赶重耳的叫勃褆[ti二声]非常卖力气,一直追到蒲城,赶上重耳,拉住袖子,一刀砍过去。重耳还活得了吗?可是古人的袖子又长又肥也有好处。勃褆只砍下了重耳的一块袖子,可给他跑了。他一道跑到了他姥姥家狄国。
   
这么一来,死了一个太子,跑了两个公子,奚齐就做了晋国的太子。公元前651年,晋献公赶不上葵丘大会,垂头丧气地回去,半道上又着了凉,得了病,回到宫里,把奚齐和卓子托付给大臣荀息,就死了。荀息立十一岁的奚齐为国君。里克和丕郑在吊孝的时候把奚齐杀了。荀息不肯罢休,情愿为了他的小主人尽忠。他又立九岁的卓子为国君,里克又杀了卓子和荀息。到了那个时候,骊姬好比“竹篮子打水”—落了一场空,也自杀了。晋国弄得没有国君,变成个没有人管的国家了。齐桓公已经老了,不能再出来管别人的事。西方的一位国君乘着这个机会出来扩张势力,要做中原的霸主。

回答:

评:晋献公亦可谓一代雄主,他灭霍、灭耿、灭魏,他伐骊戎、伐狄戎,为晋国留下了一片大大的疆土。可惜即使是雄主,年老时亦不免糊涂;他听信谗言,逼死太子申生,造成晋国的大乱。晋国日后霸主的荣耀,还要等待日后重耳归国后来实现。骊姬用计逼死太子申生,最后却落得自己和两个儿子全部身亡,不免让人不胜唏嘘。向使其安于本分,不图君位,相信富贵是可以保全的;做人不可以一味向上爬、一心谋取大权,首先还是应该正视自己的能力和实力,否则往往会权势越胜下场越惨。申生是一个大大的孝子,但绝不是好的政治家;在骊姬耍小聪明、搬弄是非时,他本有很多的更好的解决办法,可惜最后选择了尽孝而死;殊不知这不单单是对自己的不负责,更是对这个国家的不负责。
    说说晋国的历史。下引《史记·晋世家》
   
晋唐叔虞者,周武王子而成王弟。初,武王与叔虞母会时,梦天谓武王曰:“余命女生子,名虞,余与之唐。”及生子,文在其手曰“虞”,故遂因命之曰虞。
  武王崩,成王立,唐有乱,周公诛灭唐。成王与叔虞戏,削桐叶为珪以与叔虞,曰:“以此封若。”史佚因请择日立叔虞。成王曰:“吾与之戏耳。”史佚曰:“天子无戏言。言则史书之,礼成之,乐歌之。”於是遂封叔虞於唐。唐在河、汾之东,方百里,故曰唐叔虞。姓姬氏,字子于。
  唐叔子燮,是为晋侯。晋侯子宁族,是为武侯。武侯之子服人,是为成侯。成侯子福,是为厉侯。厉侯之子宜臼,是为靖侯。靖侯已来,年纪可推。自唐叔至靖侯五世,无其年数。
  靖侯十七年,周厉王迷惑暴虐,国人作乱,厉王出奔于彘,大臣行政,故曰“共和”。
  十八年,靖侯卒,子釐侯司徒立。釐侯十四年,周宣王初立。十八年,釐侯卒,子献侯籍立。献侯十一年卒,子穆侯费王立。
  穆侯四年,取齐女姜氏为夫人。七年,伐条。生太子仇。十年,伐千亩,有功。生少子,名曰成师。晋人师服曰:“异哉,君之命子也!太子曰仇,仇者雠也。少子曰成师,成师大号,成之者也。名,自命也;物,自定也。今适庶名反逆,此後晋其能毋乱乎?”
  二十七年,穆侯卒,弟殇叔自立,太子仇出奔。殇叔三年,周宣王崩。四年,穆侯太子仇率其徒袭殇叔而立,是为文侯。
  文侯十年,周幽王无道,犬戎杀幽王,周东徙。而秦襄公始列为诸侯。
  三十五年,文侯仇卒,子昭侯伯立。
  昭侯元年,封文侯弟成师于曲沃。曲沃邑大於翼。翼,晋君都邑也。成师封曲沃,号为桓叔。靖侯庶孙栾宾相桓叔。桓叔是时年五十八矣,好德,晋国之众皆附焉。君子曰:“晋之乱其在曲沃矣。末大於本而得民心,不乱何待!”
  七年,晋大臣潘父弑其君昭侯而迎曲沃桓叔。桓叔欲入晋,晋人发兵攻桓叔。桓叔败,还归曲沃。晋人共立昭侯子平为君,是为孝侯。诛潘父。
  孝侯八年,曲沃桓叔卒,子鳝代桓叔,是为曲沃庄伯。孝侯十五年,曲沃庄伯弑其君晋孝侯于翼。晋人攻曲沃庄伯,庄伯复入曲沃。晋人复立孝侯子郄为君,是为鄂侯。
  鄂侯二年,鲁隐公初立。
  鄂侯六年卒。曲沃庄伯闻晋鄂侯卒,乃兴兵伐晋。周平王使虢公将兵伐曲沃庄伯,庄伯走保曲沃。晋人共立鄂侯子光,是为哀侯。
  哀侯二年曲沃庄伯卒,子称代庄伯立,是为曲沃武公。哀侯六年,鲁弑其君隐公。哀侯八年,晋侵陉廷。陉廷与曲沃武公谋,九年,伐晋于汾旁,虏哀侯。晋人乃立哀侯子小子为君,是为小子侯。
  小子元年,曲沃武公使韩万杀所虏晋哀侯。曲沃益彊,晋无如之何。
 
 晋小子之四年,曲沃武公诱召晋小子杀之。周桓王使虢仲伐曲沃武公,武公入于曲沃,乃立晋哀侯弟缗为晋侯。
  晋侯缗四年,宋执郑祭仲而立突为郑君。晋侯十九年,齐人管至父弑其君襄公。
  晋侯二十八年,齐桓公始霸。曲沃武公伐晋侯缗,灭之,尽以其宝器赂献于周釐王。釐王命曲沃武公为晋君,列为诸侯,於是尽并晋地而有之。
  曲沃武公已即位三十七年矣,更号曰晋武公。晋武公始都晋国,前即位曲沃,通年三十八年。
  武公称者,先晋穆侯曾孙也,曲沃桓叔孙也。桓叔者,始封曲沃。武公,庄伯子也。自桓叔初封曲沃以至武公灭晋也,凡六十七岁,而卒代晋为诸侯。武公代晋二岁,卒。与曲沃通年,即位凡三十九年而卒。子献公诡诸立。
   
晋国很早就一分为二。曲沃的一支越来越强,最后在晋献公的父亲曲沃武公(灭原晋侯后称晋武公)时攻灭了原来的晋侯,“尽并其地”,史称“曲沃代翼”。也许正是凭借着这种拼杀扩张的活力,晋国日后才能称霸于诸侯。立国者必修武备,一味地讲仁义是不可能在弱肉强食的时代生存下来的。

中国古代的“四大妖姬”指春秋时期晋献公的骊姬、与夏朝的妺喜、商朝的妲己、周朝的褒姒,她们的共同特点是美若天仙而工于心计,利用君王的宠爱而祸国殃民。
图片 1

至高无上的帝王为了她们不理朝政,弄得众叛亲离,成为了孤家寡人,丢了江山社稷终至身败名裂,所以红颜即祸水是有一定道理的!
图片 2

骊姬(?-公元前651年?)真实名字不详,春秋时期骊戎国君之女,晋献公妃子,晋国君王奚齐的生母。
图片 3

她姿色艳美、妩媚动人,公元前672年,当时能征惯战的晋献公率军打败骊戎,骊戎于危机之机展开了求和的策略,把青春正好、如花似玉的骊姬和她的妹妹少姬敬虔诚地献给了晋献公。
图片 4

骊姬归晋,深得献公的宠爱,很快获立夫人名号,肚子也争气,生下儿子奚齐,婀娜多姿的少姬也锦上添花,生了儿子卓子。
图片 5

骊姬以美色获献公专宠,她城俯很深且阴险狡诈,献媚取怜与随机应变的能力超群,逐渐获得献公信任,搏得了参与朝政机会;但骊姬得垄望蜀,又长袖善舞,使计离间计,挑拨晋献公与其子申生、重耳、夷吾的关系,逼迫申生自杀,重耳、夷吾逃亡国外,并顺理成章地改立自己所生之子奚齐为太子,这就是历史上的“骊姬之乱”。以此影响了历史进程!
图片 6

公元前651年,病危的晋献公嘱托大夫荀息主持朝政,要求他保护骊姬之子奚齐并辅助奚齐继承王位。晋献公殡天后,荀息谨遵遗旨拥立奚齐登上九五至尊的皇位,立骊姬为太后;而在丧礼过程中,里克杀死奚齐,荀息只能改立卓子为君王,不久,里克又杀害卓子!
图片 7

纵观以上史实,骊姬是通过美色与心计取得晋献公的宠爱与信任,获得干涉朝政的权力,挑拨离间晋献公的父子关系来影响和改变历史的!

回答:

骊姬改写历史,虽然说的有点夸张,但如果不是骊姬作乱的原因,晋国按正常的运行模式,应是太子申生即位,也不会有后来的重耳上位,这个重耳就是大名鼎鼎的春秋五霸之一:晋文公。
图片 8

骊姬是晋献公的爱姬,晋献公是曲沃代翼后晋国的第二代君主,也就是曲沃武公(晋武公)的儿子。晋献公五年,伐骊戎,得骊姬姊妹俩,献公甚是宠爱这姐妹俩。

骊姬生子奚齐,骊姬妹后来生子悼子。

献公有子八人,太子申生、重耳、夷吾三人皆有贤行,献公得骊姬后就疏远这三个儿子。太子申生母亲齐姜是齐桓公的女儿,早死,申生还有个同母的妹妹嫁给秦穆公为夫人。重耳的母亲是翟之狐氏女。夷吾的母亲是重耳母亲的亲妹妹。

骊姬生奚齐后,献公就有意废太子,立奚齐。于是使太子申生居曲沃,公子重耳居蒲,公子夷吾居屈。
图片 9

献公十六年,作二军,献公带上军,太子申生带下军,伐灭霍、灭魏、灭耿。班师回来,仍旧让申生居曲沃。按规矩储君是不该领兵作战的。士蒍说:太子不得立了,让他居先君的都城,而且以臣子里最高的卿位封他,根本不是把你作储君对待,不如学吴太伯,流亡别处去吧。申生不从。

献公十七年,又使申生伐东山。里克进谏:太子是奉宗祀的,按制不应领兵出征,如果主公你出征,太子要么留守,要么随从,从曰抚军,守曰监国。献公却说:寡人有子,未知谁立。立克谢病,申生伐东山。

后献公私下对骊姬说,想废申生立奚齐,骊姬假哭说:太子已立,天下诸侯尽知。申生数次领兵征伐,军功卓著,臣民附之。现在如果因为公喜欢贱妾而废嫡立庶,妾必自杀。当着献公的面尽说申生这好那好,背地里却使坏搞申生。

骊姬对申生说:主公梦见你母亲齐姜了,你速去曲沃祭之,归来把胙肉献君。申生于是去曲沃祭母,回来献胙于献公,当时献公出猎,申生置胙于宫中,骊姬使人放毒药于胙中。第二天,献公打猎归来,宰人上胙献公,献公欲食,骊姬说:胙从远来,宜试之。结果狗吃狗死,小臣吃小臣死。骊姬假哭说:君已是暮年之人,太子都不能等,要弑父代立。他之所以这样都是因为有奚齐和我的原故,我们母子还不如到别国避祸,免得为太子所害。当初君说废太子,妾还百般劝阻,看来是我错了。

申生听说后,奔新城,献公怒。有人对申生说,这毒药就是骊姬放的,太子为何不当明陈情?申生说,我的父亲老了,离了骊姬吃不香,睡不甜,就是她做的我也不说,又有人劝申生逃往他国,申生说,我背着这个恶名,谁肯接纳?申生遂自杀。愚忠的申生成了骊姬的祭品。
图片 10

又有人告骊姬:重耳、夷吾怨你杀了太子。骊姬又去诬告二公子也知胙肉有毒,献公遂伐二子,重耳先奔翟,因重耳先奔翟,夷吾只有奔梁。

献公二十六年,病,对荀息说:我想立奚齐,奈何他年少,诸大臣不服,恐祸乱起,你能帮我立他吗?荀息说:能。献公说:何以为验?荀息说:假使公能起死回生,我见着你不会惭愧。于是献公把奚齐交付他,使荀息为相,主国政。

九月献公卒,里克,邳郑准备接回重耳,利用三位公子的党徒作乱,对荀息说:三处怨恨都将爆发,你准备怎么办?荀息说:我不能辜负先君的重托。十月里克杀奚齐于守丧之地,献公还未下葬,荀息就准备死,有人说不如立悼子你辅佐他,荀息立悼子而葬献公,十一月,立克弑悼子于朝,荀息自杀。荀息虽没苟且偷生,留了个好听的虚名但也没保住先君属意的儿子,你死了还不是愧对先君?没有本事,信誓旦旦有什么用?

献公当时伐骊戎之时卜曰:齿牙为祸。及破骊戎得骊姬,爱之。竟以乱晋。

里克杀奚齐、悼子,派人去翟迎公子重耳归晋即位,重耳谢曰:负父之命出奔,父死不得修人子之礼侍丧,重耳何敢入?大夫更立他子。
图片 11

里克又派人去梁迎公子夷吾,夷吾准备回来,吕省、郤芮曰:国内有公子可以立却求逃亡在外的公子,恐怕有诈,不如寻求强国的帮助,以强国之威而入。于是派郤芮带重礼贿赂秦国,许诺,如果归晋得立,愿把晋国河西之地划给秦国。又给里克写了一封信:如果得立,封你汾阳之邑。于是秦穆公发兵送夷吾于晋,齐桓公闻晋内乱,亦率诸侯如晋,齐派隰朋与秦军一起护送夷吾入晋,立为晋君,是为晋惠公。

这个晋惠公即位后并不信守承诺,一没有把河西之地划给秦国,二没有给里克汾阳邑,并且赐里克死,诛七舆大夫,国人不附。晋国遇饥荒,秦穆公借粮给晋,第二年,秦遇饥荒,晋不但不借粮于秦,还攻打秦国。总之,晋惠公声名不佳。

晋惠公卒,在秦为质的太子圉私自从秦国逃跑归晋即位,是为晋怀公。

太子圉私自逃归,秦穆公大为光火,乃发兵送重耳归晋,并派人告栾、郤之党为内应,杀怀公于高梁。
图片 12

重耳立,是为晋文公。重耳四十二岁出亡,居外十九年,终登君位,彻底结束了骊姬带来的晋国之乱,修政爱民,终成霸业。

回答:

春秋时期晋献公的骊姬,与夏朝的妺喜、商朝的妲己、周朝的褒姒并称中国古代四大妖姬。她们的共同特点是美若天仙,深得君王的宠爱。一国之君为了她们无心朝政,甚至为她们做出危害江山社稷的事。因此更加印证了“红颜祸水”之说。

四大妖姬的骊姬是一位传奇人物。下面我们就来看一看骊姬是如何改写晋国的历史的。

一、为了让自己的儿子继承君主之位,骊姬设毒计使得晋献公父子反目,太子申生被迫自杀,朝纲不稳。

骊姬让自己儿子取代太子之位的想法由来已久。图片 13

公元前672年,晋国的晋献公攻打一个叫做“骊戎”的小部落,骊戎的首领自知实力悬殊,就果断投降。而且,他还向晋献公进献了两位美女,共中一个就是骊姬。

骊姬嫁给晋献公以后,生下了儿子奚齐,骊姬的权力欲望也越来越强烈,她通过向晋献公吹枕头风,当上了晋国夫人。

但是骊姬并不满足。她还想让儿子成为太子,将来当上国君。但是晋国已经有了太子,是前任夫人所生的申生。而且申生为人忠孝,曾为晋国立下过汗马功劳。骊姬要想让晋献公废除太子,推自己的儿子上位,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骊姬调虎离山,把太子申生及公子重耳、夷吾都调离都城,开始制造“太子被废”的舆论。

骊姬向晋献公进谗言,让太子申生以及另两位公子重耳与夷吾,去到偏远荒凉的地方驻守。申生和两个兄弟离开以后,骊姬就到处散布谣言,说是太子要被废了,要不怎么会去那么荒凉的地方。果然舆论四起。

骊姬接下来就想方设法让他的儿子主持宗庙祭祀大典,制造奚齐要当太子的舆论。

骊姬利用“借刀杀人”、投毒然后“嫁祸于人”等毒计,害死太子申生,重耳、夷吾被迫流亡。

首先,骊姬想了一个“借刀杀人”的毒计。骊姬向晋献公建议,让太子带兵去讨伐一个“不老实”的部落。

其实她是想让申生战死沙场。没想到的是,申生不仅没有战死,而且还大获全胜。更为重要的是,这次战役还为申生的个人形象加了不少分。

这可把骊姬气了个半死。于是,她又生一计。

公元前656年,晋献公外出狩猎,骊姬趁此机会派人告诉申生,说晋献公前一晚梦见了申生的母亲,希望他祭奠一下。于是,忠厚老实的申生就举行了简单的祭奠仪式,并在仪式结束以后,把祭肉和祭酒送到了王宫,请父亲食用。

骊姬在晋献公回来之前,就在肉里下了毒。等到晋献公准备享用的时候,骊姬便装模作样说,为保万无一失,还是先试一试里面有没有毒。图片 14

用狗试,用太监试,都被毒死了。骊姬更加添油加醋说申生是想“弑君篡位”。

晋献公非常生气,下决心要杀了申生。

有臣子把此事告诉了申生,申生于是逃跑了。

他没有选择去给父亲解释。因为愚孝的太子担心揭发了骊姬之后,父亲寝食难安,因此宁愿自己背负所有罪名。有人劝他逃到其他国家,但是申生认为既然自己背负弑父的罪名,天下已经没有容身之地,最后选择了自杀。

骊姬还不想放过另两位公子。于是她对晋献公说,重耳与夷吾也是申生的同谋。晋献公再一次相信了骊姬,派人去追杀他们。无奈,重耳与夷吾各自走上了逃亡的生涯。

二、骊姬如愿以偿,但她与儿子也没有善终,晋国却面临政变及15年的国家动乱。

奚齐继位一个月后被杀,朝中不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