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辑 和善的恶魔 澳门新萄京5566com:星新一作品集 星新一

  有这样一个青年;其貌不扬,根本不能讨女人的欢心,至今也还是个单身汉。因为没有什么特殊才干,经济情况自然也就不大宽裕。而且身体孱弱,近来总是除不掉疲倦,正在跑医院。
  从医院回来的路上,一位老汉向他打招呼:“喂!等等……”
  “什么事?是想问路吗?”
  “不,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你好家要推销点什么吧?不过,我可没有兴趣。凡是有点常识的人,都不会在街上初次见面就信人家的话。何况我没有钱。你若是想推销什么,可是白费劲呀。”
  “这一切我都知道。你若是听了我的话。一定会动心的,哪怕只听一听……”
  “怎么办呢,反正我也没有急事。”
  “到附近茶馆当然也可以,不过,最好还是到您府上,免得分散精力,可以详细解释给您听。”
  “那就跟我来吧!”
  从来没见过面的这位老汉,好象对青年很熟悉,不断亲昵地微笑着。因此,青年也来了兴致,愿意把他带回家。
  进屋以后,他又象解释又象客气似地说:“屋子很狭窄。因为是单身汉,没有收拾干净。”
  “没关系,很快就会好的。”老汉毫不介意地说。
  青年问道:“话说得真蹊跷,您是发财的顾问?还是犯罪集团里招兵买马的人?”
  老汉继续微笑着,说:“想不到我被看成了那种人。我本想尽量跟上潮流,可是看起未,还必须再下一番工夫哩。”
  “您到底是什么人?”
  “跟您说也许不会相信。”
  “不说不是更没法相信吗?”
  “倒也是,试试看吧!我是恶魔。”
  “喔!是那个?”
  “您没笑,说明您没当成笑谈。但,怕是也没完全相信。您可能认为我的神经有些异常,硬是把自己当成了恶魔……”
  “是的,正是这样。”青年应道。
  老汉说:“我若以典型的姿态出现——黑色、尖耳朵、拖一条尾巴,当然也可以。不过,那样一来,人们就会被奇异的外貌所惊吓,不能稳住神听我谈话了。若是以年轻女子的姿态出现,就会被当做魔女。若是采取孩童的姿态出现,也会令人感到可怕。如果是家庭妇女的样子,也不大调和。结果,还是采取了现在这种样子。”
  “这种情况是会有的。假如你从烟幕中出现,也许会把人吓破了胆。但是,刚才的这些话,并不能说明你就是恶魔呀!”
  “请容我点时间。我们这样说下去,你就会明白。以前遇到的人都是这样子的。不过,您一定有各种愿望吧?”
  老汉改变了话题。
  “是啊,有很多呢!”
  “满足你三件,请说吧!”
  “这可是好事儿,不知是真是假。可是,如果当真,您是恶魔,事后一定要带走我的灵魂吧,好象在什么书上看过这种事。”
  老汉笑着摆手:“不附带这种条件。古代似乎有过那种强行勾魂的恶魔。当然,你要给,我也可以要,但是决不强求。强迫是不行的。”
  “可真是再好不过了。就算是这样吧,那么你为什么单看中了我呢,世上不是有好多人吗?”
  “在我来说,谁都行。可你是太可怜了。何况,我找一表人才、又有高收入的人有什么用呢,告诉他这种话,他会认为我是骗子或什么的,不能认真同我谈话。”
  “这样说,你是同情我啦!”
  “对。照此下去,你的寿命也不长了。”
  青年听着,吃了一惊:“什么?你怎么……”
  老汉从兜里拿出一张纸打开;“这是你在医院的病志,你看,在这儿,这些横写的很难辨认的字,说明你患那种病,很快就会死。”
  “你是怎么弄到手的?”
澳门新萄京5566com,  “恶魔就有这种本事,这种事极简单。”
  谈话进行到此,青年的心大为所动。有谁愿意死呢!
  “帮助我,想想办法!花钱我也愿意,可是我一个钱也没有。请您帮我一把!”
  “你放心,我正是为这个来的。”
  “第一个愿望就是长寿。”
  “不要慌,草率决定是要吃亏的。现在可是关键的唯一机会呀!您必须慎重。譬如,即使长寿,若是半身不遂,也会苦恼的吧!”
  老汉这么一提醒,青年恢复了几分冷静:“的确是这样。假如我感染了伤寒杆菌,因为生命得到了保证,我可以不死,但却要扩散病菌。我成了瘟神,人们都要躲着我……要改为健康长寿。”
  “要成为九十岁的老朽吗?”
  “又是恼人的话。请等一等,老而衰也不好,改做不老也不死吧!”
  “健康而又长生不老,这就好了吧!不过,也许将来,永恒的生命会成为你沉重的负担。到了那种时候,随时可以根据你的意愿解除契约。也就是说:当你改变了主意的时候,你随时都可以死。”
  “不会有那种想法的。”
  “那么,第一件事就算定下来了。觉得怎样?”
  “不坏。”
  也许由于精神作用,青年觉得懒散、倦怠和头痛等都已解除。
  “那么,谈第二件事吧。是金钱呢,还是地位或权力?如果把金钱放在第二,把地位或声誉放在绍三,那么两者就都可能得到。”
  “你真是太热心了。”
  “我的原则是取得顾主的同意。”
  “首先是钱。没有钱,再也没有那么悲惨的了。”
  “你要多少钱呢?”
  “是啊……”
  青年在计算着数。但是到底说多少好呢,心中没数。如果刚才的那些话是真的,自己该是长生不老的了。要从容度过这样无尽期的人生,决不是一星半点的钱就够用的。他迷惑了,最后说:
  “……是不是定为钻石?因为考虑到通货也有贬值的时候。”
  “完全正确。但是,即使是钻石,说不定什么时候会有人发明出人工合成品……”老汉笑了。
  “咳,也许是个圈套。给我无限的生命,有限的钱,终究必然陷于悲惨的境地,那可就要倒霉了。”
  “什么话,决没有那种坏心眼。这么办你看怎样;采取浮动制,让你每天领到一般人一个月工资那么多的钱……”
  “真的,还有这种办法哪。好主意,真不坏。平常每月有别人三十倍的收入,那就永远生活有保证了。”
  “对!”
  “但是,一上税,又会给拿光的。”
  “所得税等等完全用不着拿。这笔钱,你必须全部自己使用,虽然不应该附加这个条件。”
  “好,同意了。我正希望尝一尝奢侈生活的乐趣。就这样吧,一言为定。”
  “那就请您检查一下衣服里边的兜儿……”
  青年把手伸进里边的兜儿,摸到了一样东西,拿出来一看,是一叠钞票。数了一下,正好是平均月薪那么多的钱。老汉说:
  “就这样,每天都在那里出现。不,这件衣服被偷走也没关系,反正出现在你身上的衣服兜里。如遇通货膨胀,钱数也涨。能不能发生下面这种情况还不能肯定,就是遇到经济萧条时,数目也有可能减少……”
  青年又是检查纸币的水纹,又是进行种种玩赏。
  “真是难以令人置信,空空如也的衣袋里竟出现了钱。看起来,不论我的长生不老,或你是一个恶魔一切都是真的。”
  “吃惊了吗?”
  “是啊!”
  “如果把那些钱还给我,一切约定都可以解除,假如这种事不合你的心意。”以老汉形象出现的恶魔说。
  青年摇摇头:“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哪有中断之理。”
  “那么就剩最后一件事了。”
  “要什么呢?名声,地位,权力,都好。但是,也可能被烦琐的义务纠缠住。”
  “必须慎重考虑作出抉择呀!不要同前两项抵触才行。收入有了定数,如果弄到高级权力,恐怕生活要维持不了哟!”
  “倒也是。”
  “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下都是盼着有个女人。”
  “是呀!有了。我对于女人没有吸引力,生活枯燥无味,就要求这个吧!”
  “马上就结婚吗?”
  “不,等一等,这是问题的所在。再好的女人,也有厌倦的时候。问题就在这儿。离婚就得付给赡养费。收入已经固定。离几次婚,钱就没了,而我又是长生不老。”
  “是啊!”
  “可又想不出好主意。我是想尽情欢乐的呀!”
  青年陷入沉思。
  恶魔说:“这么办,你看怎样:每月来一个不同的女人,你可以不断地品尝新的乐趣。”
  “不坏呀!但是,其中,也许会碰到使我想要结婚的女人……”
  “你刚才不是还在批判吗?你说如果结婚,早晚会厌倦……既然如此。莫如要求找个合适的妻子算了。”
  “可是,还是盼望和更多的女性玩乐哟!”
  “不可提过分的要求。”
  “那就一个月一换吧!”
  “知道了。你若高兴,从今晚就可以开始。”
  “真的?请你一定帮忙。可是,这个女人不会赖住不走吧?”
  “你放心,决不会发生纠纷。现在,您所要求的三件事都可以实现了。”
  “谢谢!”
  “那么,再见!”恶魔说。
  青年追问:“什么,你说‘再见’?”
  “以后还要来。”
  “为了什么?”
  “要保证服务到家呀!”
  “这样负责到底吗?”
  “这样做对我尤为重要。”
  恶魔笑着走了。
  这天夜里,青年满怀希望地正在等待,一位年轻女子来访。是个出众的美人,看样子很纯朴,给人的印象很好。
  “请多关照。”
  女子问候完毕,把屋子收拾干净。青年度过了一个快乐的夜晚,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多亏那个恶魔给介绍了一个很好的女性。
  第二天早晨,衣服兜里又有了钱。青年对女子说:“怎样,是不是外出旅行一次?”
  “好呗,我奉陪。”
  那些日子真是太美了。旅行回来,青年搬进一个较好的房间,当然女子也跟着。兜里每天生出钱来。
  这样过了一个月,那个女子出去之后就没回来。青年并未十分懊丧,这是约定的,应该由另一个女性来接替。
  她来了。
  “请多关照。”
  比头一个年纪稍大些,格外有一股家庭主妇的风度。也好,月月可以换着样体尝新的生活情趣。
  一天早晨,青年无意中看电视,正是新闻短剧节目,演出一个做丈夫的,由于妻子出奔,抱着孩子束手无策。据解说:妻子出走,原因不明。然后映出了她的照片。
  “喂,那照片不是你吗?”青年指着画面说,因为太象了。
  女子点头说道;“好象是的。”
  “你为什么到这儿来了呢?”
  “不知怎么搞的,就觉得非到这里来不可……”
  正在迷惑不解的时候,那个老汉模样的恶魔出现了。
  青年说:“给我送来一个奇怪的女人。搞的也是那种圈套吧?”
  “是的,就是那种圈套。不论怎么了不起的恶魔,也不可能无中生有。只能是支配一个人的神经,使她从别的地方移到这里来。”
  “那么第一次的女子呢……”
  “也是一样。由于那个女子忽然失踪,她的爱人过于悲痛,已经精神失常了。”
  “太残酷了。怎么做出这种事来……”
  “没有别的办法。我是要按约每月为你输送女性的呀!”恶魔微微一笑。
  青年想了一会儿,说道:“那么,每天从兜里生出来的钱呢……”
  “想知道吗?我把剪报材料带来了。”
  有各式各样的报道:从公司回家路上把工薪全部丢掉的职员,丢失了长期积蓄的老妇,送款路上发现了金额不足,因被怀疑而出走的少女……
  都是悲剧性的新闻。
  “这就是那份钱吗?”
  “什么样的恶魔也不能生出钱来的呀!要,只好从别处取来。”
  “可以从坏人那里抄他一些钱来呀!”
  “那样的新闻也有的!”
  “有一个前科五次犯罪的人,又进行强盗犯罪活动。据说他本想洗手不干,但因丢掉了做生意的本钱,才又……即使取之于坏人,损害也终究要落在善良人的头上。”
  “原来是这么一种行当!多么残酷……”
  “只因为约定每天给你送钱。”
  青年的脸色苍白,说:
  “这样说来,长生不老也是……”
  “也同样。即使恶魔也无法破坏这人世上的安定,只好从别处取来。为了你长生不老,搜集这个材料可不简单。第一次的牺牲者是……”
  恶魔又要取出新闻剪报。
  “我不愿看,不想知道……”
  一定是比有关金钱更为悲惨的新闻。想不到是这么一种行当。青年叫了起来:“是我成了恶魔啦。一天也不能再活下去。解除契约,灵魂也给你!”
  “好吧,那么……”
  青年登时死了。
  恶魔望着尸体说:“……嘿,这个青年,是个多么天真、多么单纯的傻瓜!仔细想想该多好。在现今的世上,踩着别人的头高升,掠夺别人的财产暴富,只要不犯法,不惜缩短别人的生命,这样的人不是很多吗!这些人和你的作为相差无几哟。”

有这样一个青年;其貌不扬,根本不能讨女人的欢心,至今也还是个单身汉。因为没有什么特殊才干,经济情况自然也就不大宽裕。而且身体孱弱,近来总是除不掉疲倦,正在跑医院。
从医院回来的路上,一位老汉向他打招呼: “喂!等等……”
“什么事?是想问路吗?” “不,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你好家要推销点什么吧?不过,我可没有兴趣。凡是有点常识的人,都不会在街上初次见面就信人家的话。何况我没有钱。你若是想推销什么,可是白费劲呀。”
“这一切我都知道。你若是听了我的话。一定会动心的,哪怕只听一听……”
“怎么办呢,反正我也没有急事。”
“到附近茶馆当然也可以,不过,最好还是到您府上,免得分散精力,可以详细解释给您听。”
“那就跟我来吧!”
从来没见过面的这位老汉,好象对青年很熟悉,不断亲昵地微笑着。因此,青年也来了兴致,愿意把他带回家。进屋以后,他又象解释又象客气似地说:
“屋子很狭窄。因为是单身汉,没有收拾干净。” “没关系,很快就会好的。”
老汉毫不介意地说。青年问道:
“话说得真蹊跷,您是发财的顾问?还是犯罪集团里招兵买马的人?”
老汉继续微笑着,说:
“想不到我被看成了那种人。我本想尽量跟上潮流,可是看起未,还必须再下一番工夫哩。”
“您到底是什么人?” “跟您说也许不会相信。” “不说不是更没法相信吗?”
“倒也是,试试看吧!我是恶魔。” “喔!是那个?”
“您没笑,说明您没当成笑谈。但,怕是也没完全相信。您可能认为我的神经有些异常,硬是把自己当成了恶魔……”
“是的,正是这样。”青年应道。 老汉说:
“我若以典型的姿态出现——黑色、尖耳朵、拖一条尾巴,当然也可以。不过,那样一来,人们就会被奇异的外貌所惊吓,不能稳住神听我谈话了。若是以年轻女子的姿态出现,就会被当做魔女。若是采取孩童的姿态出现,也会令人感到可怕。如果是家庭妇女的样子,也不大调和。结果,还是采取了现在这种样子。”
“这种情况是会有的。假如你从烟幕中出现,也许会把人吓破了胆。但是,刚才的这些话,并不能说明你就是恶魔呀!”
“请容我点时间。我们这样说下去,你就会明白。以前遇到的人都是这样子的。不过,您一定有各种愿望吧?”
老汉改变了话题。 “是啊,有很多呢!” “满足你三件,请说吧!”
“这可是好事儿,不知是真是假。可是,如果当真,您是恶魔,事后一定要带走我的灵魂吧,好象在什么书上看过这种事。”
老汉笑着摆手:
“不附带这种条件。古代似乎有过那种强行勾魂的恶魔。当然,你要给,我也可以要,但是决不强求。强迫是不行的。”
“可真是再好不过了。就算是这样吧,那么你为什么单看中了我呢,世上不是有好多人吗?”
“在我来说,谁都行。可你是太可怜了。何况,我找一表人才、又有高收入的人有什么用呢,告诉他这种话,他会认为我是骗子或什么的,不能认真同我谈话。”
“这样说,你是同情我啦!” “对。照此下去,你的寿命也不长了。”
青年听着,吃了一惊: “什么?你怎么……” 老汉从兜里拿出一张纸打开;
“这是你在医院的病志,你看,在这儿,这些横写的很难辨认的字,说明你患那种病,很快就会死。”
“你是怎么弄到手的?” “恶魔就有这种本事,这种事极简单。”
谈话进行到此,青年的心大为所动。有谁愿意死呢!
“帮助我,想想办法!花钱我也愿意,可是我一个钱也没有。请您帮我一把!”
“你放心,我正是为这个来的。” “第一个愿望就是长寿。”
“不要慌,草率决定是要吃亏的。现在可是关键的唯一机会呀!您必须慎重。譬如,即使长寿,若是半身不遂,也会苦恼的吧!”
老汉这么一提醒,青年恢复了几分冷静:
“的确是这样。假如我感染了伤寒杆菌,因为生命得到了保证,我可以不死,但却要扩散病菌。我成了瘟神,人们都要躲着我……要改为健康长寿。”
“要成为九十岁的老朽吗?”
“又是恼人的话。请等一等,老而衰也不好,改做不老也不死吧!”
“健康而又长生不老,这就好了吧!不过,也许将来,永恒的生命会成为你沉重的负担。到了那种时候,随时可以根据你的意愿解除契约。也就是说:当你改变了主意的时候,你随时都可以死。”
“不会有那种想法的。” “那么,第一件事就算定下来了。觉得怎样?” “不坏。”
也许由于精神作用,青年觉得懒散、倦怠和头痛等都已解除。
“那么,谈第二件事吧。是金钱呢,还是地位或权力?如果把金钱放在第二,把地位或声誉放在绍三,那么两者就都可能得到。”
“你真是太热心了。” “我的原则是取得顾主的同意。”
“首先是钱。没有钱,再也没有那么悲惨的了。” “你要多少钱呢?” “是啊……”
青年在计算着数。但是到底说多少好呢,心中没数。如果刚才的那些话是真的,自己该是长生不老的了。要从容度过这样无尽期的人生,决不是一星半点的钱就够用的。他迷惑了,最后说:
“……是不是定为钻石?因为考虑到通货也有贬值的时候。”
“完全正确。但是,即使是钻石,说不定什么时候会有人发明出人工合成品……”老汉笑了。
“咳,也许是个圈套。给我无限的生命,有限的钱,终究必然陷于悲惨的境地,那可就要倒霉了。”
“什么话,决没有那种坏心眼。这么办你看怎样;采取浮动制,让你每天领到一般人一个月工资那么多的钱……”
“真的,还有这种办法哪。好主意,真不坏。平常每月有别人三十倍的收入,那就永远生活有保证了。”
“对!” “但是,一上税,又会给拿光的。”
“所得税等等完全用不着拿。这笔钱,你必须全部自己使用,虽然不应该附加这个条件。”
“好,同意了。我正希望尝一尝奢侈生活的乐趣。就这样吧,一言为定。”
“那就请您检查一下衣服里边的兜儿……”
青年把手伸进里边的兜儿,摸到了一样东西,拿出来一看,是一叠钞票。数了一下,正好是平均月薪那么多的钱。老汉说:
“就这样,每天都在那里出现。不,这件衣服被偷走也没关系,反正出现在你身上的衣服兜里。如遇通货膨胀,钱数也涨。能不能发生下面这种情况还不能肯定,就是遇到经济萧条时,数目也有可能减少……”
青年又是检查纸币的水纹,又是进行种种玩赏。
“真是难以令人置信,空空如也的衣袋里竟出现了钱。看起来,不论我的长生不老,或你是一个恶魔一切都是真的。”
“吃惊了吗?” “是啊!”
“如果把那些钱还给我,一切约定都可以解除,假如这种事不合你的心意。”
以老汉形象出现的恶魔说。青年摇摇头: “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哪有中断之理。”
“那么就剩最后一件事了。”
“要什么呢?名声,地位,权力,都好。但是,也可能被烦琐的义务纠缠住。”
“必须慎重考虑作出抉择呀!不要同前两项抵触才行。收入有了定数,如果弄到高级权力,恐怕生活要维持不了哟!”
“倒也是。” “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下都是盼着有个女人。”
“是呀!有了。我对于女人没有吸引力,生活枯燥无味,就要求这个吧!”
“马上就结婚吗?”
“不,等一等,这是问题的所在。再好的女人,也有厌倦的时候。问题就在这儿。离婚就得付给赡养费。收入已经固定。离几次婚,钱就没了,而我又是长生不老。”
“是啊!” “可又想不出好主意。我是想尽情欢乐的呀!” 青年陷入沉思。恶魔说:
“这么办,你看怎样:每月来一个不同的女人,你可以不断地品尝新的乐趣。”
“不坏呀!但是,其中,也许会碰到使我想要结婚的女人……”
“你刚才不是还在批判吗?你说如果结婚,早晚会厌倦……既然如此。莫如要求找个合适的妻子算了。”
“可是,还是盼望和更多的女性玩乐哟!” “不可提过分的要求。”
“那就一个月一换吧!” “知道了。你若高兴,从今晚就可以开始。”
“真的?请你一定帮忙。可是,这个女人不会赖住不走吧?”
“你放心,决不会发生纠纷。现在,您所要求的三件事都可以实现了。” “谢谢!”
“那么,再见!”恶魔说。青年追问: “什么,你说‘再见’?” “以后还要来。”
“为了什么?” “要保证服务到家呀!” “这样负责到底吗?”
“这样做对我尤为重要。” 恶魔笑着走了。
这天夜里,青年满怀希望地正在等待,一位年轻女子来访。是个出众的美人,看样子很纯朴,给人的印象很好。
“请多关照。”
女子问候完毕,把屋子收拾干净。青年度过了一个快乐的夜晚,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多亏那个恶魔给介绍了一个很好的女性。
第二天早晨,衣服兜里又有了钱。青年对女子说:
“怎样,是不是外出旅行一次?” “好呗,我奉陪。”
那些日子真是太美了。旅行回来,青年搬进一个较好的房间,当然女子也跟着。兜里每天生出钱来。
这样过了一个月,那个女子出去之后就没回来。青年并未十分懊丧,这是约定的,应该由另一个女性来接替。
她来了。 “请多关照。”
比头一个年纪稍大些,格外有一股家庭主妇的风度。也好,月月可以换着样体尝新的生活情趣。
一天早晨,青年无意中看电视,正是新闻短剧节目,演出一个做丈夫的,由于妻子出奔,抱着孩子束手无策。据解说:妻子出走,原因不明。然后映出了她的照片。
“喂,那照片不是你吗?” 青年指着画面说,因为太象了。女子点头说道;
“好象是的。” “你为什么到这儿来了呢?”
“不知怎么搞的,就觉得非到这里来不可……”
正在迷惑不解的时候,那个老汉模样的恶魔出现了。青年说:
“给我送来一个奇怪的女人。搞的也是那种圈套吧?”
“是的,就是那种圈套。不论怎么了不起的恶魔,也不可能无中生有。只能是支配一个人的神经,使她从别的地方移到这里来。”
“那么第一次的女子呢……”
“也是一样。由于那个女子忽然失踪,她的爱人过于悲痛,已经精神失常了。”
“太残酷了。怎么做出这种事来……”
“没有别的办法。我是要按约每月为你输送女性的呀!”
恶魔微微一笑。青年想了一会儿,说道: “那么,每天从兜里生出来的钱呢……”
“想知道吗?我把剪报材料带来了。”
有各式各样的报道:从公司回家路上把工薪全部丢掉的职员,丢失了长期积蓄的老妇,送款路上发现了金额不足,因被怀疑而出走的少女……
都是悲剧性的新闻。 “这就是那份钱吗?”
“什么样的恶魔也不能生出钱来的呀!要,只好从别处取来。”
“可以从坏人那里抄他一些钱来呀!” “那样的新闻也有的!”
“有一个前科五次犯罪的人,又进行强盗犯罪活动。据说他本想洗手不干,但因丢掉了做生意的本钱,才又……即使取之于坏人,损害也终究要落在善良人的头上。”
“原来是这么一种行当!多么残酷……” “只因为约定每天给你送钱。”
青年的脸色苍白,说: “这样说来,长生不老也是……”
“也同样。即使恶魔也无法破坏这人世上的安定,只好从别处取来。为了你长生不老,搜集这个材料可不简单。第一次的牺牲者是……”
恶魔又要取出新闻剪报。 “我不愿看,不想知道……”
一定是比有关金钱更为悲惨的新闻。想不到是这么一种行当。青年叫了起来:
“是我成了恶魔啦。一天也不能再活下去。解除契约,灵魂也给你!”
“好吧,那么……” 青年登时死了。恶魔望着尸体说:
“……嘿,这个青年,是个多么天真、多么单纯的傻瓜!仔细想想该多好。在现今的世上,踩着别人的头高升,掠夺别人的财产暴富,只要不犯法,不惜缩短别人的生命,这样的人不是很多吗!这些人和你的作为相差无几哟。”
(译自新潮文库1981年版星新一著《希望的结果》) 张柯译—— 书香门第扫描校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