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德谈话录: 1828年10月20日

图片 1

  1828年10月20日(艺术家凭伟大人格去胜过自然)
  …………
  歌德说,”……已经发现许多杰作,证明希腊艺术家们就连在刻画动物时也不仅妙肖自然,而且超越了自然.英国人在世界上是最擅长相马的,现在也不得不承认有两个古代马头雕像在形状上比现在地球上任何一种马都更完美.这两个马头雕刻是希腊鼎盛时代传下来的.在惊赞这种作品时,我们不要认为这些艺术家是按照比现在更完美的自然马雕刻成的,事实是,随着时代和艺术的进展,艺术家们自己的人格已陶冶得很伟大,他们是凭着自己的伟大人格去对待自然的.”
  …………
  歌德又说,”……关键在于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做出什么样的作品.但丁在我们看来是伟大的,但是他以前有几个世纪的文化教养.劳兹希尔德家族(劳兹希尔德(Rothschild)家族是十八.九世纪欧洲最大的犹太富豪.)是富豪,但是他们的家资不只是由一代人积累起来的.这种事情比人们所想到的要更深刻些.我们的守旧派艺术家们不懂得这个道理,他们凭着人格的软弱和艺术上的无能去摹仿自然,自以为做出了成绩.其实他们比自然还低下.谁要想作出伟大的作品,他就必须提高自己的文化教养,才可以象希腊人一样,把猥琐的实际自然提高到他自己的精神的高度,把自然现象中由于内在弱点或外力阻碍而仅有某种趋向的东西(露点苗头而未发展完满的东西.)实现出来.”

图片 1

文|卷儿er

“别讲什么现实缺乏诗意”是《歌德谈话录》中的一句话,像扑面而来的一盆水,浇醒了我混沌地生活。

初读《歌德谈话录》就被谈话录这种亲切、自然的文体所吸引,艾克曼用流畅、灵动、优美的文笔,静静地诉说着歌德老人的故事。

“我从来没见过一个人这么和蔼可亲,却不减天生的高贵。他永远伟大,不管他如何举止谦和,如何降尊纡贵。”

随着艾克曼的记述,一幅丰富的人生画卷慢慢展开,一个真实生动的歌德呼之欲出。他坦率得像个孩子,言谈全听凭内心的驱使纯情地道来,毫不掩饰,让人感到他是个至真至纯之人。然而,平实的话语中却蕴含着深邃博大的思想和隽永雅致的谈吐。

歌德其人,可以说是日耳曼民族历史上最伟大的杰出代表之一。这本书里涵盖的内容远不止艺术,还大量的包括了对哲学,政治,宗教,经济,自然科学,社会道德等各方面的广阔见解。不过,歌德最擅长的领域还是诗歌、小说等文学创作,这才是“诗坛君王”、“奥林帕斯山上的宙斯”纵横捭阖的真正天地。

歌德多处谈到作家需要先精通一门技艺,然后再旁及其他,一通百通。艾克曼也提到:“歌德虽力求多方面知识,在实践方面却专心致志地从事一种专业。在实践方面他真正达到纯熟掌握的只有一门艺术,那就是用德文写作的艺术。”

歌德说:“每个人都要把自己培养成为某一种人,然后才设法去理解人类各种才能的总和。”因此,当爱克曼流露出要搞搞自然科学的想法时,歌德总是劝他放弃,在眼下坚持只搞文学。每当他想读一本书,歌德知道这本书对他现在的进步没有帮助,便总是会反对,说读这样的书对他没有实际用处。这样的教导切中实际,恐怕很少有人有歌德这样的精准的鉴别力和敢于舍弃的魄力。

然而,歌德出生时因天性和时代的需要,要求他把自己感知的一切表现出来,做全方位的研究探索。但是,谁又能否认他在文学创作领域的深厚造诣呢?

他对“自然与艺术的关系”有着独到、深入的见解。 

01

文艺创作须要从客观现实出发。

歌德曾多次劝爱克曼不要学席勒那样从抽象理念出发,而要先抓住亲身经历的具体个别的客观事物的特征。歌德认为,创作要从现实生活出发,现实生活是素材的源泉。写现实生活中自己熟悉的事物,写小题材。这些话都鲜明地体现了歌德现实主义的文艺观。 

“你得当心,不要写大部头作品。许多既有才智而又认真努力的作家正是在贪图写大部头作品上吃亏受苦,我在这一点上也吃过苦头,认识到它对我有多大害处。”

 
“现实要求获得自己的权利,每天涌起在诗人胸中的思想和情感,它都要求得到表现,也应该得到表现。可是,你脑袋里如果装着大作品,就不可能同时想到任何别的事情,如此一来所有思想都被排挤掉了,你也会长时间失去生活本身的乐趣。仅仅为使一部大作品的构思变得完整、严谨,就需要耗费多少的努力和心智;而随后要流畅自如地把它表现出来,又需要花多少力气以及何等安静而不受干扰的生活环境哟。要是整体有所失误,那自然前功尽弃。再说,题材如此巨大,只要不能完全把握好一个个的细节,整部作品必然这儿那儿出现漏洞,你于是会挨骂,结果,诗人作了那么多努力和牺牲,一切一切换来的不是奖赏和喜悦,仅只是不快和心灰意懒。相反,诗人如果抓住每天的现实,随时趁热打铁以自己胸中思想情感作题材,那他就总写得出一点好东西,即使有时候也可能不成功,却不会有任何的损失。”

“希望你目前只写小题材,写每天的新鲜感受,这样你通常都会写出好东西,而每一天都会给你带来快乐。一开始不妨把稿子给小册子使用,给杂志发表,但切莫别人要求怎么写就怎么写,而是永远得有主见。”

“别讲什么现实缺乏诗意。须知诗人的本色正好体现在他是否有足够的智慧,能够从平凡的事物中提炼出富有诗意的成分来。现实应该提供的是母题,是需要表现的要点,是真正的核心;而诗人的任务就在于,由此核心发展创造出诗的美好、鲜活的整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