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长今: 大长今(177)

主治医(4)

主治医(5)

  大王的确过分偏爱宋祀连。古人云,“过犹不及”,当年若非大王无条件地信任赵光祖,悲剧也许就不会发生。太后担心大王对宋祀连的宠爱又要引起新的风波,既然反正能登上王位,就可能因反正而下台。

  “有一个女人,她的主要职务是食医。据说,中国皇帝最早设立食医的职务,就是因为这个女人。她生为奴婢,却是全家人的老师。女人生前,天下是一座山;女人死后,天下变成一片汪洋大海。请您猜猜她是谁。”

  长今决定去试试。

  不仅中国,朝鲜初期也曾存在过食医制度。所谓食医,就是负责王宫料理的司膳署正九品官员,主要负责王室食物的检查和卫生情况,最初设立于高丽时代,当时称做尚食局,中宣王*(高丽时代第26任国王——译者注)时更名为司膳署,一直延续到朝鲜初期。

  “娘娘,请服汤药吧。”

  太后好象在责怪长今出的谜语太难,注视长今的眼神里含着抱怨。对于长今来说,这个谜语关系到身家性命。

  太后哼了一声,翻身朝里躺下,然后就连呼吸都听不见了。太后再也不像从前那样,毫不厌倦地逐一品尝各种各样的食物了。翻身朝里躺着的背影,就像一个年迈体衰的普通的老母亲。

  太后娘娘不停地变换着坐姿,仿佛片刻也难以安静。突然,她好像想起了什么,身子不再转动,满是皱纹的眼梢也随之舒展开来。

  “大王和王后担心太后娘娘。他们说如果娘娘不肯服汤药,他们也拒绝用膳。”

  长今猜不透太后的意思,凝视着她的眼睛。

  太后娘娘的肩膀好象抽搐了一下,但也只是瞬间而已。

  “娘娘,这个人是谁?”

  “如果太后娘娘不服汤药,奴婢绝不后退半步。”

  太后娘娘哭了,她那衰老的眼泪轻而易举地打动了长今。

  就连儿子和媳妇拒绝进膳,她都不闻不问了,又怎会对一个区区宫女的话做出反应呢。

  长今也吧嗒吧嗒地掉眼泪,随着太后一起哭。

  太后像泰山一样地侧身躺着,长今跪在一边,纹丝不动。两人之间是一碗逐渐冷却的汤药,还有无言的紧张。

  “这个女人就是母亲!对不对?”

  足足过去了两个时辰。长今的双腿早已没了知觉,但她最担心的是太后的身体。

  “对……”

  “娘娘,肩膀压疼了吧?长时间朝一侧躺,会伤到您的玉体。”

  现在,长今已经成了将死之人。

  这时,太后终于说话了。

  “母亲是一个家庭的食医,每天都要询问有没有哪儿不舒服,有没有吃什么不该吃的东西,她关心全家人的健康。母亲就像奴婢一样照料着家中杂事,对儿女来说,则是教会他们人生道理的老师。母亲活着的时候,就像泰山一样高大坚固。母亲死后,子女们的眼泪会变成汪洋大海。”

  “如果你真有那么担心我,出去不就行了吗?”

  “是的,是的,娘娘……”

  “如果奴婢退下,您就改变姿势吗?”

  长今忘记了自己将死的事实,连连点头,眼泪长流。看着年迈的太后痛哭,长今想起自己的母亲和韩尚宫,心里更难过了。哪次想起她们能不泣下沾襟?尽管坚信她们活在自己心中,但只要想起她们,还是情不自禁地流泪,什么时候才能摆脱这样的悲伤和遗憾?

  “你说什么我都觉得烦,赶快给我出去!”

  太后哭了许久,终于举起了药碗。长今的眼睛被泪水蒙住了,她以为自己看错了,擦干眼泪凝神细看,太后娘娘分明喝下了汤药。长今又哽咽了,泪水模糊了视线。

  “如果您答应我的条件,奴婢就退下!”

  “你出去吧。”

  “什么?”

  太后娘娘喝完汤药后,安静地说道。长今拿着空空的药碗,静静地退下。走到门前,长今听太后说道。

  太后娘娘坐起身来大声喊道。长今大吃一惊,差点儿没尖叫出来,勉强忍住之后,她镇静地迎视太后的目光。当太后转移视线时,长今几乎窒息了。

  “现在,你的生命是我的了。”

  “区区医女竟敢跟我讲条件?”

澳门新萄京5566com,  “大妃殿症候向愈。上赏药房有差。赏医女长今米、豆各十石。”

  “是的。如果您能猜出我的谜语,我就乖乖退下。如果您猜不出来,就请把这碗汤药服下去。”

  《中宗实录》记载了当时的情况。

  一番冥思苦想之后,长今终于想出了个办法。按照长今的设想,不管太后猜中与否,都不能不服汤药。

  中宗对印刷历代实录、保存史料有着浓厚的兴趣。有关医女长今的事情也被详细记录下来,一直保存到今天。当时医女的俸禄是一年两石米,由此看来,这次奖励的规模非常之大。

  “我看你是疯了。应该吃药的人不是我,而是你!”

  此后又过了几天,长今端着汤药去太后殿,正巧大王和王后也在那里。

  “尽管我生活在宫里,但内医女也是老百姓。对于这个国家的百姓来说,大王就是天,也是希望所在。然而现在,大王绝食了。原因不是别的,就因为大王的天,大王的希望,也就是太后娘娘您拒绝服汤药啊。”

  “……所以说,赌输了,我得喝汤药;赌赢了,我还得喝汤药。从现在起,不管是看病,还是针灸、煎药,我都要这个孩子服侍我。”

  太后娘娘紧紧盯住长今,恨不得把她吃掉,但她还是认真听长今说话。

  长今不敢抬头。长今心里高兴,不只是得到了太后娘娘的信任。一国之母竟把针灸和煎药的差事交给一名卑贱的医女,这真是万万没有料到。作为药房妓生的卑贱医女,动辄就被叫去参加宴会,在医官面前也遭到歧视,如今竟然有机会照顾大王心目中的天空。长今成了朝鲜历史上第一个被赋予针灸和煎药资格的内医女。

  “如果太后娘娘肯服汤药,殿下重新接受御膳,奴婢情愿疯掉。”

  长今在心里呼唤母亲,呼唤父亲,呼唤韩尚宫。他们永远活在自己心里,所以他们一定能够听得见自己的呼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