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散文500篇: 静默的薄暮

图片 1

何叶
  我静静地候着,晚点的车。站处飘着细细的雨,轻泛微微的冷意,只是那份缠绵,留存在心之深处的一方角落,很久了。
  时间一分钟一分钟过了,车还没来,却没了刚错过钟点的那份烦躁与不安。不知怎么回事,每次出来,归去时,总搭不上准时的车,仿佛是命定的,于是,平静了许多,就如同悟道一样。
  虽然,我是多么急切地盼着回去。
  我竟然没有长大,无论是远涉千里之外,还是就近走一走,只要出来,就惦惦切切,思思念念放不下回家的念头。葡萄是否生出了藤蔓?白色的蔷薇是否凋零了?可爱的小猫咪是否又胖了一点?尽管一切依旧,甚至连我放在桌上的稿纸还是那个样儿,卷着一个角,而我还是匆匆地来去。
  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牵挂,平日的那些潇洒哪去了?是否化成秋叶,一片片,一片片托付给风了?雨了?想想自己有时一遇到烦恼的事,不舒心时,就希望一个人跑得远远的。找一间屋子,一个人住着,拥有一个怡然真实的自我。就像满山随意而生的小草一样,无论多么的卑微,也有自己的一片天空,一席土地。但我真的能做到这样吗?车依然没来,但我知道,它在远远的那个地方,正勉力地接近我。它也一定知道,在前面的那个车站,我正等待着它,在经历之后,在浮躁之后,默默地立在站牌下。
  尽管雨路泥泞。
  站久了,小腿很酸,变换一下姿势,突然感到一种无法解释的从容,一种言语传不出的闲适。我们现在每天都在忙,晨昏,日夜,忙得很疲倦,很乏力,很讨厌,似乎有许多事来不及做,非赶着点不可。
  不由想起一个故事。一天,一个能人对一个庸人说:“我很累,什么事都必须自己去做,真不知我死后他们会乱成什么样子?唉!”庸人对这个能人很同情,却分担不了什么能人永远躺着了。
  真的,我们中间许多人都太高估了自己,其实,生时就应该以生的立场去享受生的烦恼,生的美妙,人生最可贵的是生的过程,是忙碌与安闲掺和的旅行。现在,我竟然有了这一空隙,可以什么都不必做,什么都不必忙,这又是何等的神怡惬意呢?望着焦躁的同行者,我多希望能将我所要想说的告诉他们,不要错过这静默的薄暮,珍惜这难有的平和安宁的美丽。然而,一向孤独的我,只能轻轻地摇一下头,再摇一下头。

伴着轰隆隆的雷声,迷迷糊糊地从午觉里走出来,明明只有短短的半个多小时却仿佛已过了几十年那么长。我想大概都是因为你。惦柒,这个梦,主角还是你。霸道如你,虽然已经占据了我生活的全部,却还是连我的梦都不肯放过。
惦柒,我这里下雪了,你那里还好吗?

无论是爱情也好,友情也罢,几乎所有小说里美好的故事都开始于阳春、仲夏或金秋。然而,我们的故事却在寒冬拉开了帷幕。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宿命给我们的暗示,暗示我们终将像漫天的雪花各自飘向天涯的两端。

好久没有联系了,在你一声不吭地弃我而去寻找你的花园后,我在孤独的笼罩下一个人坚持走完了求学之路,你不知道我有多痛苦,但我坚持下来了。因为你对我说过,那不止是我父母的期盼也是你的期望。你很遗憾自己不能像我一样给自己的学业画上完美的句号。就这样,我在你的期望中一步步向前,又或者我一直都只是在原地踏步,在你离我而去的地方,原地踏步。我带着父母和你的期盼,拼成绩、找工作、看房、买车。人群里再也找不到曾经飞扬跋扈、野蛮无理的我,我成了这雾霾之下千千万万黑影中最孤独的一个。而你的身影却如影随形地伴着我,所到之处似乎都能看到你明媚的笑容。

图片 1

即使看不到,也希望你我在同一片人海中

惦柒,我想你了,不仅仅在这大雪纷飞的午后。

你那么坚强,那么乐观,那么活泼,那么善良。我以前不懂,以为你像腊月的冰,纯洁、美丽、坚强。现在我明白了,你的确来自腊月,却不是冰。而是从苍穹飘来的雪,似冰一样的外表,却有水一般的心。

我们是哪天认识的呢?好像也是一个下着雪的午后,大二的我窝在宿舍里百无聊赖的玩手机,捞到一个祝愿瓶。时隔多年,瓶子的内容就像刻在脑子里一样(我甚至在怀疑自己说梦话时是不是也能将那句话脱口而出),至今都一字不忘:我这里下雪了,你那里还好吗?这句话就像一个老朋友来自远方的问候,清新而温暖,在凉意肆虐的雪天给了我不一样的感动。我的回复是:我这里也下雪了。然后,久久没等到你的回复,我忍不住又向你发送了几条消息,具体内容已经记不大清了,只记得聊天中得知你和我一样来自A市,现在同样在C市读书。现在依然觉得幸运的是,最后成功地要到了你的qq号。

加你为好友时,看到你的资料显示是男、111岁、冰岛。我犹豫了一下,是不是弄错了啊,你不是说是A市到C市读书的吗?不过再看你的头像和年龄时,有个声音告诉我,就是你了,错不了。

惦柒,调皮如你让我怎么舍得放下?

还记得我问你到底是男是女时,你的回答是什么吗?你酷酷的回复我:不是说交朋友的吗,是男是女有什么重要?我突然就被你呛住了,但直觉告诉我,你是个如假包换的女孩子,要是错了,我就去喝一大碗辣椒水。为了验证我的猜想,我就去看了你的空间,果不其然,调皮的你不是给别人称姐就是像对我一样给别人称爷。我暗叹,好一个女汉子!

就这样,以前并不怎么玩qq的我,从那一天开始再没下过线。原因是只与你有关的秘密,一个只属于我的秘密。你不知道,我时不时的低头查看手机时是怎样一种心情。知道吗,现在想起你,我都能不自禁地笑出声来。明明是比我低一年级的小姑娘,硬是要给我当小爷,还强势的让我喊你爷!你是有多任性,多霸道啊!可我却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你的任性和霸道。

惦柒,有多长时间你再没跟我耍赖撒泼了?有多长时间我都再没像以前一样没心没肺地笑过了?

我想和你见面,但你很直接的回绝了我,你说你不相信网络,你需要的只是我偶尔的陪伴。你到底是有多心直口快,说这话时都不考虑我的感受。我很失望,就像猛地被旁边的人推下冰凉的水塘。但我还是抱着一线希望,我想,接触的时间长了你就会信任我,我们就可以成为好朋友了。可有时我也会动摇信心,我们真的有见面的那天吗?我把你的照片存在手机里,黑色的镜框、齐眉的刘海、灵动的大花眼,你真的是一个漂亮的姑娘。你所在的学校也是本地有名的大学,而我却在一个不知名的三本里混学历。你不知道,我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恼怒自己以前没有好好学习,恨自己的不争气。虽然你说,你根本就不在意这些东西。

惦柒,我不在的日子里你还好吗?还有没有再为别人的事伤心烦恼?是不是也有一个人能让你撒娇耍赖,包容你、纵容你、安慰你?我希望,现在的你能有一个为你遮风挡雨的他,在他的肩膀下你可以依旧天真单纯、依旧发小脾气、依旧大声地哭大声的笑。我希望你快乐······

你不开心时,会向我抱怨,会跟我发脾气,向我一顿炮轰。但我是安慰的,因为我知道你并不是真的在向我发火。为了让你开心,我搜来各种笑话截屏给你,直到你发来哈哈大笑的表情。我想,只要你开心就好。记得你曾对我说,笨蛋,你这么包容我,要是将来我有男票了,老是觉得他没你对我这么好该怎么办?

怎么办?呵,我还想问你怎么办呢。我想和你见面,但你却坚决回绝,我该怎么办?我想跟你告白,但我知道这样做的话你就会像你说的那样会毫不犹豫地将我化成雪花,让我飘向遥远的远方,我该怎么办?要是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已经放不下你了怎么办?要是有一天,只有你qq号的我发现好友列表里没了你的名字时,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惦柒,还记得你给我写的那两封信吗?你说是为了感谢我的陪伴,但那两封信却将我最后的希望也彻底埋葬。那两封信至今我都没舍得删,你的文笔很不错,但我却看一次心痛一次。

第一封

小爷的话:

此一生我们都会遇见许许多多的人,近的远的,熟悉的陌生的,有些是相逢,有些只是相知,我们属于第二种。

我喜欢扔祝愿瓶,希望收到瓶子的人都能感到温暖,虽然我也知道这样的情况很少,但说不定有人就会感到开心呢。喜欢跟你聊天是因为没有压力,想怎样就怎样,可以撒娇耍赖,可以撒泼捣蛋,因为你不计较。所以,实话说,还是挺感谢你的,毕竟我们萍水相逢,你的包容让我感到很开心。
怎么说呢,对于网络这个东西我还是有一定的排斥心理的,我都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身边的人,更何况是从未谋面的人呢?所以我虽然愿意相信你说的话,却不愿意和真实的你见面。我不想失望,也不想让别人失望
。(都没见过我,为什么就认定会失望呢?而我知道,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

我很明白人与人是不同的,而同一个人面对不同的人也是不一样的。例如我和你聊天时就和跟别人不一样,你认识的我只是千万分之一的我,而我也相信表现在我眼里的你只是千万分之一的你。这也是我不愿意见你的一个原因,本是陌路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现实往往不如我们想象的美好,既然注定我们以这样的方式遇见彼此,又何必强求?在我看来网友有时会比身边的一些人更值得信赖,因为不用担心被背叛被抛弃。我们像是来自大气的水气一样,对你我而言,我们的相识就像水气结成浮云,或许一句话不和,我们就会化成雪,再次飘向彼此不知道的远方。所以,何必纠葛过深?(何必?可是感情不是自己能控制的啊。对你来说,我真的就像一片飘零的雪一样轻吗?)

行走在繁杂的人世,有时候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个愿意聆听我们声音,愿意在我们无聊时、烦闷时、难过时、气愤时能陪我们消化情绪的人。
对我来说,你就是这样一个存在,很感激你的陪伴,你懂吗?(我是该感到欣慰吗?可为什么心是悲凉的?)

我没骗你,如果你对我说难听的话我真会难过,但我会尽力让自己好起来。就像扔瓶子一样,偶尔也会收到低俗的让人气馁的回复,但我会尽力忽略它的存在,降低它的影响。我希望即使我们有相忘于人海的那一天,也不要破坏我们曾有的愉快。如果有天发现我们很久都没再联系,那就默默删掉对方,好好的在自己的轨道上前进,如此甚好。

当然也有人夸过我,但把内涵两个字用给我的,你是第一个。从小我就在父母的期望中努力,我从没觉得自己有多好,我只希望能努力做好该做的。我的脾气不好,性子急,虽然后来进步了不少,但还是有待提高的。和你聊天时,你总是让着我,我说是什么就是什么,虽然事实摆在那里,但是被人哄着宠着的感觉真的很好。我是家里的老大,从小都是我学着让别人,照顾别人,不会有太多机会跟别人撒娇耍赖。所以,陌生的你让我感到很温馨。

就这样,默默地在各自的世界里努力的生活,在彼此的世界里扮演老朋友的角色,在嘈杂的世界里聆听彼此的声音。天涯两处,婵娟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