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长今: 大长今(82)

  元子服过虫鸟全鸭汤之后,竟然全身麻痹,晕倒在地,这消息搅得整个御膳房鸡犬不宁。偏偏做这种食物的熟手竟是姜德九。所谓虫鸟全鸭汤,就是放入冬虫夏草的清炖鸭。掏出鸭子的内脏,再放入大块的生姜和洋葱,以及冬虫夏草、丁香、肉鸡、草豆蔻、人参等,精心熬制就成了虫鸟全鸭汤。

  “我刚听完时也是这么想,连生这孩子跟淑媛能有什么仇恨?”

  “我就知道他整天这么胡闹下去,早晚有一天会出事。天啊,我的冤家……可是,他毕竟是我唯一的丈夫,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没法活了,没法活了……”
 

  “区区一个内人竟敢惹出这种事?一定是有人指使,并且给她提供了木蜡。”

  “混蛋!侮辱内侍之罪,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不是的,娘娘……”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你真的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吗?”

主治医(7)

  “说的就是这事,她说什么问题也没有!”

  尚酝内侍长长地叹了口气,站起来先走了。他刚转身离开,提调尚宫狠狠地瞪着崔尚宫,目光之中充满疑惑。宋尚宫的眼神也没有善意。

  “尚酝令监!大王口谕,带熟手姜德九。”

  “既然放了这么好的药材在里面,那应该赏赐才对呀,怎么把她抓起来了呢?”

  “这我也不知道。”

  崔尚宫阴森森地扫视着提调尚宫,不知道为什么她只是沉默。尽管是后宫殿的食物,最终却也只能由崔尚宫承担责任。尚酝内侍说的就是这个。

  “上次我给元子做了保养粥,说不定是大王要赏赐我呢。”

  崔尚宫故做糊涂,厚颜无耻地回答道。她变换了坐姿,恶毒的脸上闪烁着不安和恐惧。从前的争强好胜早已消失殆尽了,只剩下近乎自暴自弃的盲目执著,执著之中隐含着杀气。

  “其……其实,我说的什么鲤鱼成龙,那都是撒谎……短尾蝮、海狗肾,这些东西我怎能弄得到呢?我只是把豆面和田鸡后腿磨成粉末,加上陈皮、甘草、枸杞子等,再用蜂蜜搅拌在一起。如果吃了这些东西夜里都会痛苦,那就算吃一棵野草也会痛苦的!”

  “是吗?”

  “哎哟,尚酝令监!”

  “对于过敏的人的确有这种可能,但是只要经过适当的处理,就能成为最好的杀虫剂和防腐剂。”

  “都到这份儿上了?那我应该让给你几颗,都给你算了。你不知道这药有多灵,我在配药的时候闻着药味,力气从下往上猛蹿。”

  “这个……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得到殿下太多的宠爱,所以有人就在食物里下毒。”

  长今犹豫了。她不想利用太后对自己的信任而向太后告状,但她又想努力救出连生,哪怕利用太后也好。她在良心与友情之间徘徊,所谓的良心绝对不比连生的生命更重要。

  “这家伙比想象的还要可恶。盗用大王的药材,再加上侮辱内侍和欺骗罪,这个混蛋!”

  与此同时,尚酝内侍、提调尚宫、最高尚宫,以及负责后宫殿饮食的宋尚宫全部聚集在一起。当年给明伊灌附子汤时表现积极的宋内人,如今成了宋尚宫,负责后宫殿的饮食。

  长今正在御膳房里,听到这个消息后惊讶不已。最高尚宫派来的医女离开后,长今受到韩尚宫无微不至的照料,现在身体刚刚可以活动。韩尚宫吩咐连生喂长今喝下米汤,接着又喂她稀粥,以便补养衰弱的胃肠,总之是用尽了心思。可是当长今听说德九被抓的消息时,刚刚喝过稀粥的胃便如翻江倒海般难受。

  “比如说谁?”

  听连生说,德九正跪在内侍府的院子里接受审问。德九竭力辩解说只是使用了食谱上的材料,并没有添加其他任何东西,德九推测可能是元子得了什么病或者内医院做得不好。

  “我也不太清楚。此人一定知道如何接触木蜡才不会伤到自己的皮肤,或者知道怎样采集木蜡才不会自己中毒。比如说……”

  “侮……侮辱内侍……?”

  “你瞒不过我的眼睛,有什么事你就说出来吧。”

  听到长番内侍的呵斥,德九惊悸不已,几乎趴在地上。

  “有人看见吗?”

  “我怎么知道?分明是阴谋!”

  “御膳房的令路看见了。”

  “口谕?大王竟然要你来带一个熟手?”

  “什么意思?”

  德九媳妇悄悄找到长今,痛哭流涕。

  “那么,这件事看来得重新考虑了。”

  “谢谢您理解小人。”

  “这个人会是谁呢?”

  “呵呵,听你这么一说还有点道理。”

  “详细原因我也不知道。不过,吃漆树芽长大的动物可以治疗人体多种疾病,而且效果很好。毒性通过动物的身体过滤掉了,只剩下消灭病菌的功效了。”

  “怎么回事?”

  “御膳房怎么总是发生这种事?”

  “尚酝令监!请您饶命啊,尚酝令监!”

  “不管怎么样,必须尽快想办法把这事处理好。上次御膳房还发生了内人自尽事件,每次听到这种事,我都没脸见大王。是不是风水不好……”

  这时,东宫殿给元子诊脉的御医下了最后诊断:食物中含有毒素。既然通过了气味检查,所以毒药非银勺所能检验。王后昏厥,大王震怒。

  “对不起。我忘了最高尚宫的本分,擅自行动,所以导致这种事情发生。我正在反省。”

  “天啊,饶了我吧。他们也是人,看见他们苦苦哀求,所以我就……我对天发誓,我从来没碰过大王的材料。”

  “就算我朋友真的往淑媛娘娘的食物里放了木蜡,那也不会变成置人于死地的毒药。即使真像他们说的那样,我的朋友在做好的鸡汤里放了木蜡,也会有相当的毒性消失掉。请娘娘明鉴,娘娘……”澳门新萄京5566com,